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天神小说 >> 炖枣记 >> 第七十七章 娘家

第七十七章 娘家

知道?

唐枣讶异师父的反应,可见他这般的神情,心里却隐隐有了一个答案,翕了翕唇,嗫嚅道:“师父……你记起来了?”

若不知记起来了,师父怎么可能说是知道?又是如何知道她腹中的孩子是他的。

见着她的小脸,如今看着比之前都瘦了一些。起初跟着他的时候还是个白白嫩嫩的小姑娘,双颊粉嘟嘟的,如今却出落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

“为师只想起来一些,还有许多没有记起来。”方才他窥探她的记忆,看到的那些画面让他顿时惊讶不已。

之后他久久没有回过神,只安静的看着她,心里却激起了惊涛骇浪——怪不得她看上去娇娇怯怯,却一点儿都不怕他,在他的面前温顺听话。他脾气不好,却还这么喜欢自己。

唐枣喜极而泣,她之前所受的委屈,如今想来一点儿都不觉得辛苦。在这个幻境里,师父居然记起她了,唐枣死死的抱着他,心里开心,想到之前的事情,便哭了出来。

“好端端的,怎么又哭了?”重羽柔声责备,心里却是心疼的不得了。

他想起的那一些,和他看到的那一些,便让他忍不住责备自己。他明明说过会好好宠她疼她,可是让她受这么多委屈的人,却还是自己。

“师父。”唐枣用力蹭了几下,眼下她不过是因为开心。虽然师父想起了一点点,可是至少师父相信她腹中的孩子是他的,而不是别人的,这样就够了。

余下的,出了这个幻境,师父就会记起来的。

这样真好。

唐枣忍不住抬头去亲他的脸,水润明亮的眸子满是笑意,最后才傻气道:“师父,徒儿好开心。”

她一向是将所有的情绪都表现出来的,重羽见此也不由得一阵欢喜,心想着:她开心便好。此刻他也没了别的心思,只想拥着她好好温存一番。重羽低头啄了一下她的唇,而后拦腰抱起,把她小小的身子抱得严严实实的。

她一向瘦小,抱在怀里根本没多少分量,以后定要好生养着才是,白白胖胖的最好了。

回到了承华殿,两人便窝在软榻上,交颈喃语。

唐枣坐在师父的腿上,情绪久久难以平复,忍不住问道:“师父,你是怎么想起来的?”

这个……

“原先为师以为是别的男子欺负了你,虽然想知道是谁,可若是问了你,怕会伤心,便想着看看你的记忆,找到那个男子。”虽然这手段不算光明正大,可他也没有隐瞒的必要。

唐枣自然是不在意的,她知道师父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只道:“那……若真的有别的男子,师父打算怎么做?”

真有别的男人啊?重羽的狭眸一眯,俯身在她的脸上咬了一口,缓缓道:“为师就把他给杀了。”她舍不得孩子,那孩子自然可以留下来,可是那男人……他决不允许。

不过——

他不会让她知道的。

想来这的确是师父的作风,让她留下孩子已经是最大的退让了。唐枣心里还是感动的,不过,还好没有别的男子,一直都是她和师父。唐枣伸出手摸着自己的肚子,才不过几日,她就想着那白白胖胖的小娃娃从她的肚子里蹦出来——叫她娘亲,叫师父爹爹。

师父长得好看,这孩子若是长得像师父是最好了,而且师父也比她聪明,法术比她高太多了。唐枣皱眉想着,越来越觉得但愿这孩子不要像她一样,否则……太笨了。

见她眉眼柔和,便知道她在想什么,重羽将手覆在她的手背上,感慨道:“为师也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让你有了孩子。”算算日子,这应该是在庄子里的那一次,应该是头一次的时候。

头一次,就让她有了孩子。重羽不禁有些得意。

唐枣享受师父温暖的怀抱,昏昏欲睡,眨了眨眼睛,问道:“师父,那你还讨厌这个孩子吗?”虽说自己问得是个傻问题,可是之前师父不要这个孩子,如今她想着还是有些不舒服。

知道她担心什么,重羽只道有孕之人容易胡思乱想,便温和的笑着,竟是说不出的柔情,道:“为师喜欢还来不及呢。”

一想到怀胎十月之后,有一个肉呼呼的小娃娃从他的小徒儿肚子里蹦出来,一口一个爹爹叫着他,他心里就欢喜的不得了。

唐枣这才展颜一笑,心想:这待遇果真是不一样呢。

对于唐枣怀孕之事,扶宴颇为担心。

他了解师兄的性子,生怕他一恼怒做出无法挽回的事情。那唐枣不过是一个小姑娘,如今还怀着孩子,虽然这孩子不是他师兄的,可总归也是一条人命。

不过,若是师兄真的下了狠手,只怕最后要后悔的是他师兄。

他有多喜欢唐枣,他是知道的。

静下心来想想,他也觉得那孩子是留不住的,师兄还没有这么大方养别人的孩子。而且若是生下来,只怕也会因此造成两人之间的矛盾。所以,如今最好的办法就是把那个孩子打掉,然后洗去唐枣的记忆。

唐枣动不得,那孩子的确是留不得。

这样的话,时间久了,师兄心里的刺也会淡淡消去。

扶宴私以为,他这个师弟当得实在是太称职了。就在他决定去劝师兄的时候,却听几个宮婢低声议论,说承华殿那个唐姑娘怀了尊上的孩子,还说着唐姑娘原是尊上外头养的女人,如今怀了孕才接过来照顾,打算正式给她名分。

扶宴忍不住握拳。

——这些话,若不是师兄刻意,哪里会被人议论。

他一直以为师兄对唐枣情有独钟,可眼下分明是被灌了迷魂汤啊。这别人的孩子都当成自己的孩子认了下来,是有多宠她,师兄是疯了吧!

师兄糊涂,他可看不下去了。他宠唐枣可以,可是这个孩子,自然不能留。虽然此举太过于狠心,可如今尚早,日后待着孩子生下来,可就来不及了。

这般想着,扶宴便阔步去了承华殿。

唐枣有孕,师兄自然是在承华殿日日陪着,他到的时候,唐枣正好休息着。

重羽一见扶宴的神色,便知道他所来何事,不过如今小枣怀着孩子他心里开心,便也没有摆脸给他看,心情倒是颇为愉悦。

果然是疯了!现在还笑得这么开心!

扶宴心中暗暗感慨,原以为这唐枣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枣妖,只不过生得娇俏水灵,刚好合师兄的口味,如今竟然比那狐族的狐妖还要厉害,不过几日就把师兄迷得团团转了。

“师兄,那孩子留不得。”

重羽眉头一冷,不悦道:“扶宴,这话我不想听到第二遍。”念在他无知,他才不去计较。之前他以为那孩子不是他的,他也存过这般的念头,可一见她可怜巴巴的模样便心软了,还好……是他的孩子。

见师兄态度冷硬,扶宴怕吵醒了里面的唐枣,压低声音道:“我知道,师兄你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姑娘,如今正热乎着,自然舍不得她受一点的委屈。说实话,我也挺喜欢唐枣的,她看着单纯可爱,最适合陪在师兄的身边了,可是如今,那孩子不管是她自愿的还是被人强迫的,毕竟不是你的骨肉。你一时心软让她生下来,以后你看到那孩子的时候,难道不会觉得不舒服吗?”

师兄有多喜欢唐枣,对她的占有欲便有多强烈,那孩子出神,日日在他眼前晃来晃去,不是时刻在提醒他,他的脑袋上有一顶多大的绿帽子?

他最了解师兄的,对于感情之事是一片空白,如今喜欢上唐枣,便一颗心都给了她,最是嘴硬心软了。可这种事情,更是不能心软。

宽袖之下的拳头又捏了几分紧,重羽的下巴绷得紧紧的,双眸凛冽,一字一句从嘴里迸出来:“扶宴,小枣怀得是我的孩子。你若再说一个字,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捏碎。”

这番话,扶宴哪里会信?师兄素来不出魔宫,有多懒他是知道的,而且……在这之前两人分明是不认识的,唐枣怎么可能会有他的孩子?

两人争执,虽然声音压低,可是唐枣还是被吵醒了。在里面听了一会儿,唐枣倒没有觉得不舒服,扶宴师叔事事为师父着想,她是知道的。若这个孩子真的不是师父的,或许扶宴师叔的做法残忍了一些,可的确是长痛不如短痛。不过……那只是站在他的立场,作为一个娘亲,她舍不得。

这般剑拔弩张的气氛,唐枣担心师父会忍不住动手,按捺不住,这才走了出去。

见到唐枣出来,重羽的面色一下子缓和了下来,对着唐枣语气温和道:“怎么出来了,不多睡一会儿?”

唐枣走到师父的身侧,笑着摇了摇头:“这会儿睡多了,徒儿怕晚上睡不着。”而后侧过头看着扶宴,道,“扶宴师叔,你刚才的话,我都听到了。”

眼前的小姑娘青涩稚嫩,看着俨然不像是一个即将做娘亲的。

想起之前自己说的话,扶宴有些不好意思,可见唐枣面色如常,一点都没有觉得不开心,倒有一些惊讶。可是,不管有了这个孩子是她自愿的还是被人强迫的,如今她跟了他师兄,自然是要一心一意才是。原想着,被她听到了,他的话会令她感到难堪,可如今…………扶宴一怔,他看着唐枣,难不成她把心思掩藏的太深了?

若是这样,这个小姑娘实在是太可怕了。

扶宴敛睫,说到底他还是欣赏她的,自不会往坏的地方想,只是这孩子……来得太过于突然。

“这是我的心里话,你听去也没什么关系。”他一向坦荡荡,言辞亦是如此。

“扶宴师叔,我从未做过对不起师父的事情,也没有……没有被别人欺负。”这种话对于姑娘家来说委实难以启齿,可她不想扶宴师叔再这么误会下去。

“不用说。”重羽揽过身侧小徒儿的身子,道。这种话,她向扶宴解释做什么?

本就是宠着她的,眼下怀着孩子,愈发是怕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他知道她脸皮薄,亦是不想扶宴误会,可是这种事情,不用她亲口说。

看着这情景,扶宴突然有些相信了。

的确,唐枣不像是会骗人的,这种单纯的心思是装不出来的,而且师兄若是真的心软认了这个孩子,心里头也不会太开心,眼下这般护着,的确像是个将为人父的男子。

难道——

这是真的?

扶宴不由得惊住了,又为自己这突如其来的念头感到荒谬,他还想说什么,人却已经被自家师兄赶了出来。

扶宴走后,重羽才将人抱在怀里,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道:“可是生气了?”

“徒儿没有。”

唐枣摇了摇头,她哪里会生气啊,只是略微垂了垂眸,道:“扶宴师叔是为师父你着想,以后师父可不可以对他好一些啊。”扶宴师叔其实也怪可怜的,他可一心向着师父呢。

这话听了,重羽有些不大高兴了,敛着眉头,半晌才道:“不许喜欢他。”虽然他不记得了,可他看过她的记忆,知道扶宴可是曾经想过娶她的,虽然……被他拒绝了。

唐枣顿时羞红了脸,小声嘟囔道:“师父你想什么呢?”她怎么可能喜欢扶宴师叔呢?

“为师可没有想多,难不成你一点心思都没有?在喜欢上为师之前?”这话明显是诱哄的,若是唐枣真的回答有过,恐怕这醋坛子就要打翻了。

有吗?唐枣皱起眉头,细细的想,认真的想。

犹豫了。重羽顿时就恼了起来,捏着她水嫩嫩的脸颊,不悦道:“你还真敢?”

唐枣回神,忙道:“徒儿不敢。徒儿只喜欢过师父一个人,以后也是一样的,扶宴师叔……只是师叔而已。”这是实话,她只是有些笨,所以反应有些慢。

重羽顿时眉开眼笑了,被小徒儿的甜言蜜语哄得飘飘欲仙。之后松了手,看着小徒儿脸上红红的印子,颇为心疼,便俯下身舔了天。唐枣只觉得面颊湿湿痒痒的,可她一向惧怕师父,只能伸手攥着他的衣襟,任他舔着。

“还有四日,为师陪你去凤御山好吗?”师父说着话,离得近,那气息便拂到她的脸上。

不过,凤御山?唐枣听言抬头,双眸亮晶晶,道:“可以吗?”虽然凤御山上已经没有了萄萄,可是她的桃林和竹屋还在。

她真的很想去。

见她一脸的期待,重羽便知她是喜欢的,虽然知道只要出了幻境,他们还是可以好好的,可是这里承载了他的另一份记忆,重新遇见了她,重新喜欢上她。

他想好好陪陪她。

凤御山的灼灼桃花如今开得正盛,望眼看去,一片妖娆粉色,中间是一抹葱翠欲滴,正是她的小竹屋。虽说在第一个幻境住的便是这里,可如今来却是不大一样。

如今的师父给她更真实的感觉,真实到让她分不清是现实还是幻境。

“师父,徒儿就是在这里把你捡回来的。”唐枣指着桃林外的那片碧波荡漾的湖,笑笑道。

重羽眉头一皱,薄唇轻启,音色淡淡,道:“捡?”

知道自己用错了词,唐枣吐了吐舌头,可细细一想,这词用得本来就是极为恰当啊。如今师父宠她,她亦是不怎么怕他了,嘟了嘟嘴道:“就是捡啊。师父,可还记得你是怎么受伤的吗?”

师父厉害,还有人能伤到他?

见师父敛着眉,她才想到师父如今的记忆不完整,有些事情怕是想不起来了。她蹭上去亲了亲他的脸,道:“徒儿不问了,师父你也别想了,嗯?”

如此体贴,重羽颇感欣慰,只忍不住将她抱起,进了竹屋。

院前种着的花卉没了人照顾,如今还是花团锦簇,后院的葡萄架上,亦是一片绿油油的,垂着好几串浅紫色的水晶葡萄,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丝毫没有因为她的离开而改变。

看到这些,唐枣不禁感慨。虽然外面很热闹,魔宫的日子过得也很舒心,可是回到凤御山,就让她觉得特别踏实。

“若是师父以后欺负徒儿,徒儿就带着孩子回这里。”唐枣道。这里就是她的娘家,以前的话,师父不要她了,她只有孤零零的一个人,可是现在她有了孩子,再也不会感到孤单了。

小徒儿一向乖巧听话,在他的记忆里,何事说过这些话?眼下有了孩子就长胆子了。重羽低头看了一眼小徒儿的小腹,对着这未出生的孩子有了几分怨念,却不敢表现出来,只亲着她的小嘴,道:“为师哪敢?”

经历了这么多,他对她好还来不及呢。

唐枣不过是一时兴起说说而已,见师父神情认真,也不说什么,只环着他的脖颈轻轻的蹭。

岁月静好,唐枣忍不住弯唇傻笑。

两人在竹屋住了两日。

以前是她伺候师父,如今她有了孩子,师父却事事不许她做,而是把她照顾的好好的。这让唐枣哭笑不得,她有孕一月都不到,做这些事根本不碍事的。现在都不让她做这些,待以后肚子大了起来,岂不是连走路都不让她走了。

那她以后还不变成胖乎乎的,变胖了,师父若是不喜欢了怎么办?

第二日的傍晚,魔界有人前来,说是魔界出了大事。师父本是不回去的,可是她不想让师父因为自己耽搁了正事。

饶是师父不说,唐枣也知道,若是不是很棘手的事情,扶宴师叔是不会特意让人来叫师父的。此刻魔界混乱,重羽自然舍不得小徒儿同她一起去,斟酌一番还是觉得让她留在这里是最安全的,于是布下结界,让她安心待在这里。

师父说,不出意外明天早晨便会回来,唐枣觉得师父太过于小心翼翼,可是心里却是甜甜的。

师父怕她闷,特意留下糖糕陪着她。可是糖糕因为自己抢了师父对他的宠爱,只默默蹲在角落里不理她,对此唐枣颇感无奈。

一个人的确有些空荡荡的,唐枣闲来无事就替后院的葡萄浇浇水,还特地拿着小铲子从桃树下挖出一坛桃花酿,等师父回来了,就可以喝了。

师父不在身边,夜里唐枣睡得不怎么踏实,最后也不知是何时才睡去的。

本以为一觉醒来就能见到师父,可是师父还是没有回来。唐枣隐隐有些担心,正吃着早膳,便听到外头一阵动静。

唐枣开心的跑了出去。

可是——

看着眼前一身紫衣的女子,愣了半晌才惊讶道:“碧蓉?”

看着眼前的唐枣,碧蓉想起之前大师兄说的话,心里又是嫉妒又是气恼。霎时,自翩然的袖中飞出一柄通体晶紫的剑。碧蓉执剑对着唐枣,目露凶狂,语气坚定道:“唐枣,我要杀了你!”

唐枣委实想不明白,为何这碧蓉这般不喜欢自己,好在如今她的法力远在她之上,根本就不用担心会被她伤到。

原以为师父回来了,可出来看到的却是她,唐枣心里本就是失落,眼下更是一眼都不想看到她。

剑身逼近,却在靠近竹屋之时被一道圆弧形的白光弹了出去,碧蓉连连退步,之后才稳住身子站在原地。

“你别白费功夫了,师父下了结界,你没法靠近,更没法取我的性命。”唐枣不急不缓道。

“为什么?”碧蓉启着唇嗫嚅道,之后却是面色苍白,咬着唇蹲下身子忍不住哭,一副失魂落魄的伤心模样。

为什么大师兄不喜欢她?她有哪里比不过这个枣妖?这枣妖不过来了一年而已,大师兄和慕蘅却一颗心向着她,如今她鼓起勇气对他表露爱意,他却拒绝了自己。

她第一想到的便是唐枣,可是大师兄却说对唐枣无意,只不过是同门情谊。这番话,骗谁呢?她是傻了才会相信。

看碧蓉这副样子,唐枣才想到她对萧慕深一片痴情,可这事儿的确与她没有半分的关系,为何她会认为自己有意勾引萧慕深?

毕竟都是姑娘家,唐枣不禁有些心软,只走到她身前,道:“你若真的这么喜欢他,便让他明白你的真心,今日你就算是杀了我,也无济于事。”

“是吗?”碧蓉抬头,泪光盈盈,一张小脸我见犹怜,双眸却露出一丝阴鸷。

唐枣暗道不妙。

喜欢炖枣记请大家收藏:(www.ts108.com)炖枣记天神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炖枣记最新章节 - 炖枣记全文阅读 - 炖枣记txt下载 - 抹茶曲奇的全部小说 - 炖枣记 天神小说

猜你喜欢: 美人与权臣西游记之太白也疯狂每天起床都看见教主在破案天衣多媚炮灰修真指南舍身临洛夕照缪斯盛月归纯阳天下不断作死后我成了白月光猎人——花间清源[快穿]如何从病娇手中逃生秦歌一曲异界修真者大魔王,小狂妃!谁动了我的身体[娱乐圈]我是男主他哥 快穿农家小寡妇狼镝火影之邶风星际重生:拒当太子妃萌系血族正太师父养成仙掌中妖夫
完本推荐: 绿茵巨星全文阅读武学圣地养成计划全文阅读攻玉全文阅读总裁一抱好欢喜全文阅读征服天国全文阅读升迁之路全文阅读最强修真农民全文阅读天家农女:撩倒冷魅战神全文阅读高危职业二师姐全文阅读娇鸾全文阅读(家教)征服!!全文阅读哪里不对全文阅读SCI谜案集 (第四部)全文阅读都市超级召唤师全文阅读农家金凤:福慧双全全文阅读我为传奇全文阅读[明末]我是朱三太子全文阅读诛砂全文阅读都市超级医圣全文阅读ben10里的scp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无限先知都市之至尊战神秘战无声成神风暴无敌神龙养成系统一仙独尊文明之万界领主专职加戏的我(快穿)夫人,全球都在等你离婚终极小村医傻子医仙天启预报御兽诸天我有一个特种兵系统我的细胞监狱万能狂少毒后归来:殿下,娘娘又在教做人了!龙门战神人在木叶:开局获得王权剑意大清隐龙玄幻:我!天命大反派一念吞天厉太太有点甜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重生之战神吕布东晋北府一丘八太皇都市少年医生暴力丹尊

炖枣记最新章节手机版 - 炖枣记全文阅读手机版 - 炖枣记txt下载手机版 - 抹茶曲奇的全部小说 - 炖枣记 天神小说移动版 - 天神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