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天神小说 >> 打火机与公主裙·荒草园 >> 第五十九章

朱韵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一个回转倒流的梦。

从他对她说“我爱你”的那一刻起,到他们一起决定未来目标的那晚,再到夏夜的湖畔,飘摇的柳枝,黏着的汗液,除夕的烟花。

还有他们一起上过的课,抽过的烟,走过的路……

他邀请她时的声线,他鄙视她时的冷笑。

然后是那个炎热的下午,点名的老师在体育馆门口扯着嘶哑的嗓音不停地喊——

“一班一号,李峋在不在?”

背后有声音回答——

“在。”

梦到这就停了,再往前的记忆她没有,也不在意,好像她的生命就是从那一声“在”开始的。

*

李蓝被一组路过的参赛学生无意间发现。

他们组的作品出了一点小状况,耽误到深夜,出来后想抄近路回宾馆,绕进小路,打头一个人险些被绊倒。

黑灯瞎火,他们看见地上晕着一个人,吓得差点没当场尿出来。

他们给李蓝送去医院,她的生命体征已经非常微弱,并伴有严重的低温症,陷入重度昏迷。

医生没找到她的证件,从她身上翻出手机,充电之后看到通话记录全是一个叫“李峋”的人。

那时李峋找李蓝已经找了十几个小时了,所有能去的地方他都去遍了,最后甚至去寻求警察的帮助。警察以“失踪时间没有超过24小时”的理由婉拒,让他再去可能的地方看一看。

李峋的情绪已经卡在一个撕裂的节点,等他接到电话赶到医院,看到李蓝奄奄一息的样子,便彻底爆发了。

他扯着一个学生,问李蓝为什么会倒在那种地方,神情恐怖得想要吃人一样。学生惊吓之后,又觉得气愤,说你有没有搞错,是我们给她送来的,我们明天有比赛还留到现在,你这是什么态度,鬼才知道她怎么会在那种地方。

他们要来垫付的救护车钱就直接走了。李峋问医生李蓝的情况怎么样,医生也没个准话,含糊其辞说一般来说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是由于患者正处在重病之中,身体格外虚弱,也不排除会有突发情况。

李峋从医院离开,来到会场外李蓝晕倒的地方查看。已经七点多了,可冬日天亮得晚,加上这几天都是阴天,周围还是一片昏沉。

行政楼左前方有个自动贩卖机,现在假期没人用,机器关着。李峋走过来,抬头,看到自动贩卖机上方装着一个不太起眼的监控。

校值班室的保安刚刚起床,一看这破天,忍不住皱眉。因为今年有比赛,他休息的时间也往后延了,这让他很不爽。

他刚要洗漱的时候,被拍门声惊得一跳。他去开门,看见外面一个高个子的男生,脸色阴沉,满眼血丝。

保安刚要问他是谁,就听男生低沉的声音说,我要昨天的监控录像。

保安不满了,说你是哪来的学生,横冲直撞的这是要造反啊,你老师在哪,给我叫你们老——

他话没说完,猛然感觉肚子一痛,直接跪到地上。

我要昨天的监控录像,他收回脚,又说了一遍。

保安疼得站不起来,他干脆直接自己到电脑前,只摆弄一会,就调出了昨天会场外的监控。

监控画面色调暗沉,像永远洗不干净的抹布。

保安很愤怒,觉得该干点什么来处理一下刚才的事件,可他又没什么动作,因为他敏感地觉得这个沉默的男生已经有点失去理智了。

会场正在比赛。

刚巧是方志靖的小组在做演示,下面的评委组林老头坐在正中,他对方志靖印象不错,正在跟旁边的老师夸他。

李峋进会场的时候谁也没有注意到,只有方志靖一下子看到他,他的发言瞬间就停了。他看着逐渐靠近的李峋,本能地往后退了半步。

两年前他带给他的那种可怕的压迫感又来了。

那一刻方志靖甚至忘记了比赛,他在心里飞快思索,是不是有什么东西露馅了。

难道那女的跟他告状了?

那也不要紧,没有第三者的对话本来就死无对证,而且大庭广众,李峋能拿他怎么样。

这么一想,方志靖又安下心来,还转头示意工作人员做一下准备。

就在停顿的短短几秒钟内,李峋已经上台,方志靖刚转回头,就感觉迎面一黑,左眼瞬间湿润,好像有什么东西碎掉,淌出粘稠的液体。

再来就是钻心刺骨地疼,疼到他身下一软,裤裆自然湿了。

他知道出事了,但他不清楚到底出了多大事。他倒在地上,那时还尚有微弱意识,眼睛里血红一片,世界也跟着一同颤抖,血液脑浆都搅和到一起。他想嘶吼,却怕到连声音都不敢出,喉咙被死死掐着,感觉出一种被人置之死地的恐怖。

之后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全场都被吓傻了,直到评委席上的林老头豁然站起,冲着旁边的工作人员大吼一声:“干什么呢!快拉住啊!”

*

朱韵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了。

母亲坐在沙发里,一边喝茶一边将事情平淡地叙述给她听。因为她的语气很轻松,所以朱韵也在心里告诉自己这不是什么很严重的事。

“不过就是打了场架而已,记过就好了。”

实在不行就退学,没什么了不起。

“记过?”母亲听得哼笑一声,缓缓道,“方志靖的左眼球摘除了。”

朱韵浑身冰凉。

母亲又道:“他倒是挺会下狠手,那么几下就给人打得只剩半口气。”

朱韵说不出话,只是不断摇头,在心里安慰自己……不会有什么事的,肯定有原因,他不会这么突然就……

母亲哼了一声,道:“他在现场就直接就被抓走了,听说昨天他姐姐死在医院了,啧啧,真是一报还一报。”

朱韵耳边响起嗡鸣。“你说什么?”

“我说真是一报还一报。”

朱韵一时间分不清这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她回身上楼,母亲在背后说:“你去哪?”朱韵不回话,脚步不停,回房间拿手机。可找来找去也找不到。她眼眶泛红,手开始不停地哆嗦,又急匆匆下楼,看着母亲说:“我手机呢?”

母亲端着茶杯,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朱韵看她这气定神闲的样子,大叫起来,“我问你我手机呢!”

母亲从来没听过朱韵用这样的口气跟自己说话,一惊之下,茶水洒出几滴,烫了手,目光更厉了。

“朱韵你再跟我喊一次!?”

朱韵经由刚刚那一嗓子,所有的情绪都爆发了,她紧紧看着母亲,说:“你让我准备公司的资料,是为了拖住我对不对?”

母亲冷笑道:“朱韵,你少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不是我让他去伤人的,这事跟你我都没关系,这是他自己干出来的。”

朱韵去门口。

母亲:“你要干什么?”

她扯下衣服随手披在身上。

母亲:“人已经刑拘你要上哪找。现在这件事闹大了,方志靖家里也不是吃素的,孩子眼睛被人打瞎一只,你想想他们会不会放过他!”

朱韵听也不听,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她必须去见他。

就在她推开门的一刻,朱光益从外面进来,二话不说给她推回去,反手关上门。

朱韵:“你让我出去!”

“你哪都不能去!”朱光益沉声说,“这件事结束之前,你就老实在家待着!”

朱韵还要往外去,朱光益扬手就是一耳光。

“你还嫌闹得不够是不是!?”

这是朱光益第一次打朱韵。

他们家都是知识分子,不管话说到什么份上,父母从没动手打过孩子。母亲在一旁看了,忍不住过来拉住朱韵,冲朱光益道:“你说归说,动什么手。”

朱光益神色严肃,语气严厉,训斥朱韵:“你也不小了,分不清事情轻重吗!这是小事吗!人家孩子一只眼睛没了!后半辈子都被毁了,你还替那个混蛋说话?!”

朱韵大吼:“他瞎不瞎死不死跟我没关!”

朱光益又是一巴掌,母亲没拦住,朱韵被扇得结结实实。她皮肤白嫩,对外在的冲击十分敏感,这两个耳光打得她半张脸都肿起来,眼底透着血丝,可她还是强撑着,始终不让眼泪流下来。

“那他的未来呢?”朱韵抬眼,双目赤红地质问,“他也还是学生!你们怎么没人想想他的未来?”

朱光益爆喝:“他做出这种事还想要什么未来!?”

朱韵摇头,“你错了。”她压低声音,“这里所有人的未来都比不上他的,包括我。”

朱光益被她顶撞的眼神气得怒火中烧,“你说得这叫什么话!?”

母亲也在一旁帮腔。“朱韵你怎么能这么不听话,父母含辛茹苦把你培养大,不是为了让你这样是非不分的。”

朱韵转向她:“我不听话的时候多了,我还会抽烟呢,你知道吗?”

母亲目光一冷,“你说什么?”

朱韵目光毫不退缩,完全豁出去了。

“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学会的吗,就在你和方志靖把刘晓妍逼走的那天。”

母亲瞬间僵硬。

她没有料到会有这样一出,那么早年的事情竟然还被朱韵记着。

朱韵的声音透着孤注一掷的颤抖,咬牙道:“所以李峋就是杀了方志靖我也只会拍手!”

母亲再一次惊呆了,她第一次在朱韵面前哑口无言。

朱光益听不下去,也不跟她废话,抓着她的胳膊往楼上走。朱韵拼了命挣扎,可哪有朱光益的力气大,朱光益给她推进屋里,“你给我好好反省!”母亲紧跟上来,“先别锁门,我在里面看着她。”

朱韵被关了四天。

母亲真的实打实地看了她四天。

朱韵什么都不吃,她使尽一切方法想要出去,可朱光益除了三餐时间以外,绝对不开门。

最后朱韵甚至想要从窗户跳下去,母亲也不拦,坐在沙发里看着她。

陪朱韵熬了这么多天,母亲的眼睛也透着深深的疲惫。

她说朱韵,我不知道你对以前的事那么挂怀,但妈妈都是为了你好。你要觉得你为了见那个男孩甘愿让爸爸妈妈痛苦一辈子,那你就跳。

母亲流着眼泪说完这句话。

朱韵终于崩溃,跪在地上大哭。

好像全世界所有人都在被维护着,只除了他。

朱韵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一个回转倒流的梦。

做到最后,她甚至觉得那个梦美得不像是她的。

*

李峋的事闹得非常凶。

方志靖知道李蓝去世的消息后,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对于监控事件,他一口咬定是李蓝当时只是在问他会场的准备情况,自己好心告诉后,她怕影响弟弟就没有进楼。

方志靖的父母都在政府机关工作,在等待起诉期间,想尽一切办法制造舆论压力。有记者不知从哪挖来小道消息,将李峋在校期间一系列事件全部爆出。

目无礼法,打压同学,巴结领导女儿……

甚至连他说喜欢笨女人的话也在其列。

媒体轻而易举给他塑造成一个攀权附贵嫉贤妒能的形象。一时间舆论沸沸扬扬,并呈现一边道的态势。

时间的维度似乎发生了变化。

很长一段日子里,朱韵不敢睡觉。好不容易睡着了,醒来也不敢睁眼。

仿佛睁眼,即见地狱。

李峋的判决很快下来,故意伤害造成对方重伤致残,证据确凿,且毫无悔意——当法官质问他为何要下这么重的手,他只说了一句,“因为他该死。”

一审判决有期徒刑八年。

李峋没有上诉。

朱韵的身体状况变得很差,父母原本并没有太过担心,他们清楚朱韵身体一向很好,相信只要缓一缓就没事了。

直到一个多月后,已经开学了,朱韵还是起不来床。母亲终于开始担心,她带她去看西医,没有用,医生说主要是心病引起。她又带她去看中医,医生号完脉,在朱韵眉梢那比划了一下,对母亲说:“这孩子现在的气已经到这了。”说着,医生手又往上半寸,“到这就是抑郁症。”再往上半寸,“到这,十个里面九个会有自杀行为。”

母亲替她办了休学,一步不离地看着她。

一个月内,朱韵瘦了十几斤,躺在床上,惊弓之鸟一般,一点点声响也出得一身冷汗。

母亲坐在床边,看着这样的女人,低声说:“朱韵,人每得一场大病,就会改掉一个坏习惯。你一定要吸取教训。”

朱韵埋着头。

“我……”

母亲凑近:“什么?”

朱韵用轻得不能再轻的声音说:“我知道他脾气不好……很容易惹别人生气。”

她说得很慢,每一句都花费很大力气。

“他犯过很多错,又喜欢逞强,嘴也不饶人……”

朱韵从枕头里抬起通红的眼。

“可错到这个份上吗?”她看着母亲,又像是透过她问向所有人。“你真的觉得他错到这个份了吗,必须要付出这样的代价吗?”

母亲凝视她,半晌回答:“这话你要问那些恨他的人。”

朱韵无法接受。

母亲说:“所有的决定都是他自己做的,是他自己的选择。我早就说过,我看学生很准,这人早晚要出问题。你从小到大就是这样,太容易被那些剑走偏锋的人吸引,最后受伤的都是你自己。”

母亲起身,临出门前又对她说:“朱韵,你爸身处的位置你也该知道,你跟那男孩的事会给他带来不少麻烦,你不要只想着自己。你也不用钻牛角尖,谁年轻时候都有过冲动和异想天开,过去了就过去了,揭开这一页,接着往下走就是了。”

揭开这一页。

然后呢。

把谁留在书里。

她有心结解不开。

“今年必须给她送出国。”朱光益对母亲说,“这样不行,她得换一个环境。”

朱韵浑浑噩噩度过很久。母亲这次给了她充足的时间,没有催,也没有再劝。

反正不管她接不接受,结果都是一定的。

朱韵的身体每况愈下,从睡眠开始,慢慢影响到内脏,皮肤。她身上起了大片大片的疹子,吃什么药都不管用。

任迪和付一卓都给她打过电话,可他们说的内容朱韵隔天就忘。

这后遗症太严重了。

有一阵朱韵甚至觉得,自己可能真的要抗不过去了。

最后救了她的,还是一场梦。

梦里她站在铁栅栏外,远远看见一个人,染了一头乱糟糟的金发,双手插兜站在操场中央,淡笑着,一动不动。

许久后,天地间猛然刮起一阵狂风,足球场上的草疯魔一般摇摆。

他还是一动未动。

天色仿佛末日。

她在那一刻醒来。

时间正值黑夜与黎明交界,周围是死寂的安静。

这个梦让她体验到了一种永恒的爱,或者换句话说,一种永恒的自由。

从那时起,她渐渐不再害怕。

四个月后,朱韵在出国前的那天,回了学校一次。

校园安宁,一切如常。

她只见了高见鸿。高见鸿在继续运作公司,但他放弃了之前李峋制定的项目,转向电子商务,并且经由之前的咨询师,拉了一批新的投资。

“你不能怪我。”高见鸿对她说。

朱韵没有说话,转身离开,高见鸿忽然拉住她的胳膊,声音也激动起来。

“朱韵,你不能怪我,我什么都放弃了。保研,出国,学校所有的推荐我都放弃了!就为了这个公司!可他呢?他都干了些什么?朱韵,三年了,他什么时候做决定的时候想过别人!”

朱韵看着他,低声说:“李峋喜欢笨女人的话只在基地成员面前说过,媒体为什么会知道?”

高见鸿神色一顿,淡淡道:“你以为这几年下来,他得罪的人还少吗?”

朱韵点点头,转身离去。

“朱韵!”高见鸿在背后喊她,“你不能要求所有人都像你一样对他!”

她一步也没有停留。

那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

所有事,都只有在最开始的时候,才是它原本的样子,越往后,就越偏离。

*

飞机经过短暂的加速,冲上云霄。

“女士,您需要纸巾吗?”乘务员看到流泪的朱韵,轻声问。

朱韵摇头。

她静静看着小窗外的万里高空,密布的云层。

回忆里,痛苦和快乐都不计其数。

有些片段因为回顾的次数太多,总变得不那么真实,如泡影一般,易随风消散。

好在还有一个最牢固的,便是他临别前的那句“我爱你”,摸爬滚打千锤百炼,始终不会模糊,足以证明一切过往,告慰所有的义无反顾。

————上《荒草园》完————

喜欢打火机与公主裙·荒草园请大家收藏:(www.ts108.com)打火机与公主裙·荒草园天神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打火机与公主裙·荒草园最新章节 - 打火机与公主裙·荒草园全文阅读 - 打火机与公主裙·荒草园txt下载 - Twentine的全部小说 - 打火机与公主裙·荒草园 天神小说

猜你喜欢: 重生八零甜宝妻重生七五军嫂成长记终极爆笑热血高校彩虹在转角日久不生情重回初三贵族校草独家小甜心那些热血飞扬的日子蛋花汤喂狗绝版蜜恋:竹马校草,拐回家!听说我爱过你公主翻身:妖孽排排站青春制暖专宠甜心:青梅,要亲亲!追爱99次:恶魔校草别这样萌宠小甜心:校草,轻点吻绝版坏丫头不乖我就吃掉你!腹黑VS呆萌:竹马诱青梅总裁拐跑大将军蜜宠小妻子:总裁新宠18岁青梅竹马,门当户对将在上,君在下竹马诱宠:小太妹,你别跑重生校园:狂妄校花不好惹亿万盛宠只为你
完本推荐: 疯狂升级系统全文阅读盛宠之嫡女医妃全文阅读女镇长的贴身小农民全文阅读黄金渔场全文阅读透视之王全文阅读地师全文阅读至尊神帝全文阅读绝世刀皇全文阅读隐杀全文阅读毒步天下:特工神医小兽妃全文阅读傲世丹神全文阅读特工重生:军少溺宠妻全文阅读盛世医妃全文阅读征服天国全文阅读神煌全文阅读春野小神医全文阅读善终全文阅读农门俏媳妇全文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全文阅读求魔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婚后忽然得宠青若春城逆天神医妃我在明朝当国公调香大佬的吸金日常紫霄剑灵朕是红颜祸水男神,秦爷很撩人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陨寂世界承包大明都市绝品仙医万界收容所都市妖孽医王体育推广系统修罗武神末日乐园都市最强修真学生艾泽拉斯大计划奶爸戏精红色莫斯科这个皇后我不当主神的位面穿越之旅重回一九九四太虚圣祖佛系少女不修仙都市修真医圣农门娇俏小厨娘赝太子一世倾城

打火机与公主裙·荒草园最新章节手机版 - 打火机与公主裙·荒草园全文阅读手机版 - 打火机与公主裙·荒草园txt下载手机版 - Twentine的全部小说 - 打火机与公主裙·荒草园 天神小说移动版 - 天神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