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天神小说 >> 谜木 >> 第113章 18 作假

第113章 18 作假

现在的调查处里,瘦子正分发着刚才凌栗送来的早餐,当然作为一名人名警察,他也不忘顺道打听了一下说昨晚漆青临的情况,听说那人休息的很好,因为凌栗说早上他离开的时候还去看了眼在床上睡得跟个猪一样的人。

就这样瘦子一个接一个的给着东西,可在给到唐一魇那里时,动作停住了。

唐一魇:“你怎么回事儿,这早餐栗老板说可是有我的那一份的。”

将东西递过去,瘦子也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你小子还在生筱筱的气?我昨晚不是听她说已经跟你和好了吗?”

唐一魇:“她耍我,还不能让我生会儿气?”将食物拿出来狠狠地咬了一口。

视角回转到昨晚。

在被留下来的三人反应并找到掉队的唐一魇时,就发现这人正靠着墙面呆坐着,嘴里还不停地念叨着,我要怎么办,南月觉得我意图不轨,我要怎么办呀我的初恋。

听着角落之人的胡言乱语,管木子,齐若白扭头问道:“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大事。”吴筱筱表现的有些心虚,不过为了不暴露自己的恶行,在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她还是决定主动上前将这事给隐瞒下去。

“哎,你小子这话就说的不对了吧,我可是记得你大二的时候追了个别的系的系花,当时你也是说那女生是你的初恋,怎么南月现在也成了你的初恋了。”

唐一魇猛地转头,狠狠地盯着来人:“你会不会安慰人,还有呀,大二那事儿你不提还好,提起来我就生气,要不是你当时在背后给我使袢子,我又怎么会单身到现在!”

提到这事吴筱筱也来气:“什么叫我给你使袢子,人家那系花本来就有喜欢的人,当时和你暧昧也不过是想气气那男生,让人家给她告白,你倒好,姐姐我把你从火坑里拉住来,你现在还来怪我是吧。”

唐一魇:“我也没说怪你呀,就是,就是觉得有些委屈,我本来从小就自认为是个缺爱的孩子,你倒好还天天和瘦子在那里秀,有意思吗!”

吴筱筱:“当然有意思,你以为你这种单身之人的存在难道能阻止的了我,我今天还就把话撂这里了,就你今天这找死的态度,我不但要秀,还要往死里秀,秀到你无地自容啊,秀到你哭到回家找妈妈!”

唐一魇:。。。。。。“妈妈,吴筱筱欺负我!”

“哎,你这人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呀。”看着已经在努力挤眼泪的人,吴筱筱有些手足无措。

唐一魇又扯着嗓子喊了几声:“不是你让我找妈妈的吗。”

吴筱筱:“那我也没有让你现在找呀,哎呀你别哭了,要是我妈知道我又欺负你,就要骂我了。”

唐一魇:“让吴妈骂你最好,谁让你在南月面前说我坏话,我等下次见到吴妈不但要告状,还要添油加醋的说你坏话。”

吴筱筱:“唐一魇,你不要得寸进尺。”

“哇——”站在稍远处的两人只听见唐一魇放声大吼一声,便开始在地上打滚撒起泼来,“我要去告状,现在就要去。”

“你别去呀,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帮你还不行嘛!”吴筱筱服软。

“真的?”一听可以提要求,唐一魇连在地上滚都不滚了,直接坐直身子开口道,“我要你在南月面前多说我的好话,是那种能有多好就多好的,最好是夸他个天花乱坠,天上有地下无的。”

回忆结束。

“你不要在这里得了便宜还卖乖。”听着那边的谈话,管木子隔着老远的地方把一个包子准确的砸在了唐一魇的身上,“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昨晚筱筱可是答应了你好多霸王条款。”

将包子拾起,剥开,塞在自己嘴里后,唐一魇回答道,“那是她做错事该有的惩罚。”

“你还越说越起劲了还。”管木子这回换了瓶饮料扔了过去。

那边则是顺势接住,打开,喝掉。

“你们在吃什么呢,这么香。”这边程炽柳还没进门,就闻到一句属于早餐的美好味道,一进门果然就看见一群人正享受着食物的包围。

“你干嘛,这里没有你的那一份。”齐若白伸手拍掉那个不自觉的手。

程炽柳:“干嘛那么小气,你们这里不是剩的还挺多,小白,要知道咱们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不能浪费粮食。”

齐若白:“不浪费,我们打算中午的时候将这些东西再热热,顺便当着中饭吃了。”说着就动手开始收拾着。

程炽柳:“不是,你来真的呀。”

“我什么时候玩过假的。”齐若白将东西都绑好,并挪到了自己手边的位置。

“无事不登三宝殿,说说吧,你这个忙人跑到我们调查处是来干嘛的?”

程炽柳望天:“我就是来转转,顺便吃个早餐。”

齐若白了然:“这样呀,那我们调查处就不留你在这里了。”

“别呀。”程炽柳边看着向自己走来的两个壮汉,边死死扣着玻璃门,“我是有点事情想和你们说的。”

齐若白:“不好意思,时间过了,我们也没兴趣听了。”

程炽柳:“别别别,这回算我求你们还不行嘛。”

“求我?”齐若白开了眼点头如小鸡啄米的某人,摸着下巴道,“这个说法不错,我喜欢。”

“你喜欢就好。”程炽柳狗腿子般的在离齐若白最近的地方坐下,商量道,“既然我的话深得你心,那要不再赏小的一点吃的?”

“给,赏你了。”这回齐若白倒是没有再做出为难的姿态,反倒是将早餐的标配版给拿了份出来。

接过东西,程炽柳感慨:“没想到你们调查处的伙食这么好?”

齐若白笑容收敛:“再不说正事就给我滚。”

程炽柳安静,不过在三两口解决掉早餐后,还是将话题拉回了正轨。

原来在昨晚知道了第三次案发现场出现的小丑可能不是冯宸后,他们又连夜对三段监控录像进行了分析,并对冯宸进行了再一次的盘问,果然在这次盘问后,让他们意识到了意思的不对劲。

众人:“你能不能每次把话一回说完,不要停在这上不上下不下的地方。”

程炽柳:“我这不是为了增加大家对这个案子的神秘感嘛。”

众人拍桌:“没必要!”

“没情趣。”程炽柳撇嘴:“就是经过昨晚,我们发现。”

“我发现这三起死者的死因都有蹊跷!”

这回打断程炽柳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刚从法证部那里得到最新分析结果的吴筱筱,而这刚跑进门的人也没等众人问她怎么回事,自己倒是一股脑的将知道的全说了出来。

“我给你们说,法证部那边验出死者的胃液里还残留着少量的麻醉药,而在血液样本里发现了致死的药剂,至于这玩意儿是什么,他们还没验出来。”

“筱筱,你刚才说了什么?”众人表示对于刚才那段噼里啪啦跟炮仗似的话没听清楚。

“就是我刚才。”吴筱筱又将之前的话重复了一遍,索性这回众人在那稍平静的话语中听出来了些门道。

瘦子疑惑:“筱筱,你是说胃液样本里有麻醉药,可是这人都死了几天了,怎么还能验出来呢?”

吴筱筱喘着气,“就是因为这样我才说这回买回来的机器是个好东西呀,所说这人都死了好些天,可那花钱的玩意儿硬生生的将胃里的东西给验了出来。不过看分析出来的成分和药效,死者应该是在饮用了麻醉药后20到30分钟内出现反应,至于致死的药物,应该是一种新研发出来的药品。”

管木子皱眉:“筱筱,你这个机器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吧?”

吴筱筱瞪眼:“你们知道我们为了得到这台机器在运城托了多少层关系吗?”

管木子沉思:“可如果机器不存在问题,那就奇怪了。”

众人:“哪里奇怪?”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小丑和每位死者的接触时间都不超过五分钟,是吧?”齐若白在说完这句话后看向了程炽柳,在得到肯定的答案后,又再次开口道,“既然是这样或许死者是在被下了毒之后才被注□□麻醉药,可是这样做又有什么意义。”

程炽柳:“现场应该不是这样的,我们从所有的监控录像上看,并没有发现小丑有给死者递过喝的行为。”

吴筱筱:“而且这麻醉药一定是在毒之前被吓得,法证部那边验出来在血液中也存在着麻醉药的成分,更何况人在死者后要怎么才能将药完整的送到胃里。”

“所以说很奇怪。”齐若白在一众人说完后进行了总结,这个时候答案也不言而喻,这份验尸报告有问题,死者的死因也并不是向他们一开始想想的那般明了,更甚者冯宸可能并不是这起案子的凶手,而是另一个受害者。

“可是胡明天为什么要这么做?”说道这里唐一魇又搞不懂了,就见他挠着脑袋,一脸纠结的嘟囔着,“难道是他在验尸的时候出现了什么事,忘记要将这东西填上去了?”

“不可能。”吴筱筱想都没想的反驳着,“作为一名法医,我们很清楚自己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就算存在任何的突发情况,也不能阻止我们将验尸报告写错。”

高焱燚一脸不可置信:“所以说这几份报告的错误是胡明天主动犯下要来引导我们的?”

“很有这种可能。”将前因后果联系起来,程炽柳发现之前有些不明了的小事也慢慢的浮现了出来,“你们有注意到那几份验尸报告的时间吗?”

“什么时间?”边说众人边找着昨天扔在这里的验尸报告,一看,时间正是他们将案子交接的前一天。

确定每个人都看见后,程炽柳开口道,“发现问题了吗?这份验尸报告在我来之前就已经弄好了,可是最终却是在我接手这个案子的第二天才拿到,你们说说这其中的三天时间里,这东西去了哪里?”

齐若白:“你的意思是说有人不想让我们看见这东西,而这个人现在有明确的指向就是胡明天,可是原因呢?”

“原因还不够明了吗?”在这一刻程炽柳出现了很明显的嫌弃表情,“小白,你用你那脑袋好好想想,在糊弄人这件事情上,是糊弄你们这群当地人好,还是糊弄我这个外地人好?”

齐若白无语:“这并不能说明什么,要真的说明什么,也只能说明你傻。”

程炽柳:“我懒得理你,反正这件事情和你们有没有关系,我也懒得和你们多费口舌。”说完就想偷偷溜走,可这连门的边儿都没碰上,就被人一左一右的给扯了回来。

“你们要干嘛呀。”程炽柳看着身边拉着人的标配,这回他真的是连反抗都不想反抗了。

配合默契的两个人开口:“我们老大有事情要问你。”

“你要干嘛?”这次这话程炽柳是对管木子说的,反正他现在看明白了,这里做主的人就是面前这个小妮子。

管木子笑眯眯道,“你刚才来不是说有事情要告诉我们吗?”

“刚才她不是应该说完了吗。”程炽柳抬手指着吴筱筱,都是这个人,害得他连出场的机会都少了!

众人傻眼:“就这?”

程炽柳点头:“就这。”

众人:。。。。。。

对于这种状况,调查处有着一向的处置方法,那就是上刑,最后程炽柳又一次在哭爹喊娘中感悟到了新的人生哲理,那就是势寡的时候,别装什么大爷!

“你为什么在这里?”

询问室里,冯宸看着对面坐着的人,一时间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来和你聊聊。”来人回答的很简单,而之所以这么简单的回答是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坐在这里,而这件事情还是要从一个小时之前说起。

下午的时候,凌栗担心调查处这群人又因为公事而忘了吃饭,索性就懒得连电话都没打,直接带着做好的晚上出门找人来了,可这好巧不巧的就是在凌栗刚离开餐厅走了没几步的路上,竟让他遇见了再次来找他的季言叙,抱着又便宜不占是傻子的心态,凌栗便邀请这位闲人成了他的司机,当然为了意图表现的不是那么明显,凌栗还特意选择了副驾驶坐下,并一路上展现了自己热情的一面,而表现的形式就是他一直说,主驾驶的人竖着耳朵听着。可这话就算再多也有说完的时候,尤其是那原本听得好好的人渐渐地竟将聊天主动权握在手上后,凌栗开始有种害怕的错觉,不过幸好的是,这种感觉并没有持续太久,正当凌栗抓耳挠腮想着如何转移话题时,警局到了,这时候的凌栗也像是看见了救世主般连忙道了谢就往调查处奔去,以至于他太过于投入到逃跑这一事业中,都没注意到身后有个高大的身影一直跟随着。再后来的事情季言叙也没搞明白,反正他是知道在凌栗和调查处众人说了几句话后,他就被拉到了这里坐了下来,还面对着对面那张让人讨厌的脸。

或许因为听到的答案太过于意外,冯宸沿着杯沿滑动的手呆住了,不过很快又笑出了声,“聊什么?”

“聊——”尾音被拖得很长,长到季言叙以为可以将这个话题糊弄过去,可他忘了他们两人之间本来就只说了这寥寥几句话,

冯宸:“你今天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季言叙:“来和你聊聊的。”

冯宸:“这话你刚才说过了。”

季言叙:“那就再说一遍。”

冯宸:。。。。。。

其实现在的场面时除了季言叙不想和冯宸聊外,冯宸也没有一点和眼前这人交流的欲.望,因为这两个人从见面的第一眼起就互认对方为敌人,还是那种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认知,当然这份认知只局限于工作方面,可话又说回来,这两个人在生活上也没有什么交集呀。

“我想起来我要和你聊什么了。”终于在思绪百转千回后,季言叙想到了一个话题,而且他觉得这个话题很适合现在的状况。

“我刚才打听到运城那边派来的人已经掌握了直接证据,按照一般的流程来说是直接可以定你的罪的,判你死刑的。”

喜欢谜木请大家收藏:(www.ts108.com)谜木天神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谜木最新章节 - 谜木全文阅读 - 谜木txt下载 - 郁木子的全部小说 - 谜木 天神小说

猜你喜欢: 一朝成为死太监[快穿]寻找男主EXO之误入狼窝TFboys与她的邂逅快穿之娇妻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无限建城小甜饼SCI谜案集(第一部)[穿书]黑化圣骑士在星辰中浪[星际]快穿攻略,黑化女配要洗白快穿之追男神24式[快穿]小白脸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地府全球购成为山神之后[穿书]心有猛虎嗅蔷薇后娘[穿越]EXO之美男公寓无限求生谜木[快穿]爱财如命快穿影帝位面交易之原始世界穿书之不可说
完本推荐: 妖怪管理员全文阅读上品寒士全文阅读异世穿越帝国全文阅读超品鉴宝师全文阅读至尊逍遥神全文阅读天才兵王的幸福生活全文阅读善终全文阅读逍遥小神医全文阅读网游之盗神全文阅读天生神医全文阅读绿茵巨星全文阅读独家宠婚:高冷老公呆萌妻全文阅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全文阅读修真者在异世全文阅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全文阅读重生之毒女世子妃全文阅读牧野往事全文阅读假面娇妻的双面身份全文阅读末世大回炉全文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重生之都市狂仙冥界美人手札地球至强男人生了暴君反派的崽怎么破网游之最强传说影视世界当神探如果能少爱你一点法爷的英雄联盟武神皇庭一剑斩破九重天这个地球有点凶猛卒重生九零神医福妻狼与兄弟药门仙医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HP]故事与新生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一品容华大夏纪超级学神学霸的黑科技系统重生之苍莽人生乱晋我为王极品贴身家丁巧为农家女宠妻入骨:神秘老公有点坏情敌每天都在变美[穿书]驸马要上天我的房分你一半

谜木最新章节手机版 - 谜木全文阅读手机版 - 谜木txt下载手机版 - 郁木子的全部小说 - 谜木 天神小说移动版 - 天神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