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天神小说 >> (穿书)土系憨女 >> 第 251 章

“你也一样, 还是如此狂妄放肆, ”有了这百年,他伤已经痊愈,现在这处空间他不怵任何人包括天刑。

眼角余光瞥见一抹熟悉的身影,背在身后的手不自禁地紧握, 虽上界早有人将金梧再现的事回禀, 他战帖也下了,但再见,前世一路逃亡时的绝望仍会自神魂伸出汹涌而出。

钟琼衍一戟毙杀一孽族后来至韩穆薇身旁,多年未见,承天还是那个承天:“百万年前, 本座未能领教你的《回溯经纶大法》, 甚是遗憾,今日终可得偿所愿了。”

“你竟还没死绝?”承天面上没了笑, 微眯着双目盯着钟琼衍:“这难道就是天地公允?”

“公允与否自有因果, ”来到这方空间, 他才真切地感知到天地规则为何要让他桐花复生, 不单是因他心有执念, 还因他百万年前的那场大劫正是来自于此, 这方空间被抽了轮回,持戟直上,一戟下劈。

凌厉的戟气带着泯灭之威飞扑向承天, 承天立于原地纹丝不动, 轰的一声, 戟气撞向了一道无色屏障,顿时整个小节点都震了三震。

韩穆薇见状将龙战戟往上一抛,运起规则之力击向戟尾,龙战戟咻的一声刺向那道还在震荡波动的屏障,咔嚓一声,无色屏障碎裂一地。

“还有两分本事,”承天抬起右手,温柔一招,地上的碎片凝成一滴闪耀着银光的水珠,飞向了他。

见此境况,韩穆薇唤回了顿在空中的龙战戟,看向承天边上布满禁制的井台,眼神微暗,后蓦然变得狠厉,身子一转,戟头轻轻划过,一抹热血迸射而出,虚空中的人显出了身形,韩穆薇目的明确闪身攻向承天,横扫一戟。

哗啦一声,无色碎片散落一地,但却不见承天和盛棂,于此同时整个枯木梧桐林中心忽现百面水镜,镜中是上界近百年的境况,韩穆薇闭目细细感悟。

“知道本帝为何要你们来这吗?”承天的声音在这处空间中响起,其不无得意地说:“因为本帝要让你们亲眼看着本帝是怎样破了神魔之眼下的伏魔九宙祭……”

话未说完,一根碧绿色的菩藤对空一击,一声凤鸣响起,几乎是与菩藤同时落剑,承天再次现出身形,看向四周,韩尘微和沐凤鸣不见了,立马用心神问到盛棂:“人呢?”

“不知道,”刚刚那一击盛棂也被惊着了,天刑尘微的那株天菩竟轻而易举地追踪到承天,到底是哪里错了?

而此刻均戴着碧绿色草帽,激发了隐身玉符的韩穆薇夫妻则隐在水镜之后,他们绝对不能让承天离开这小节点。

承天知道盛棂已被天菩神旨遗弃,并不能感知同族:“既然你们现在就想死,那本帝便成全你们,”神念一动,溯源、溯洄二镜出现在手中,顿时枯木梧桐林中心的水镜全数化为水滴。

韩穆薇瞬移直上,九百九十九字战咒现于身周,凌空挥戟,一道道戟气伴着金色战咒符文攻向承天。而沐尧则闪身向桐花台,见着上面的禁制,正想动手,一根菩藤击来。

“来得正好,”小天菩冲出韩穆薇的神府,肉肉的小手一把抓住击向沐尧的藤鞭,立时藤鞭迅速枯萎,她大声喝道:“孽菩,还不出来受死?”音未落,其拉着枯萎的藤鞭向上直冲,硬生生地将盛棂拽出了承天神府。

承天见戟气扑来,淡而一笑丝毫不怵,将手中双镜合而为一。戟气撞向镜子仅仅激起点点波痕,韩穆薇心一紧,双目紧紧盯着那面水镜:“溯源、溯洄,时光如流水,”她终于明白为何承天不惧了。

静立在枯木梧桐林中心的钟琼衍一动不动,他在感悟这方小节点,无盐说了遍布枯木梧桐的地方就是承天的劫数,他是天地间最厉害的玄师,不会错的,渐渐沉入黑暗,一幅幅画面慢慢隐现。

嘭……

虚空之中忽现一条金色龙尾,拍飞正有些得意的承天,承天化身成水就想缠上静立着的钟琼衍。钟珠珠翻身成人将那团水一巴掌抽离。

沐尧一击未能损桐花台上禁制分毫,正想招来在林中杀孽族的韩小九,忽觉背后生寒,立马避过,一副身长只有四尺的莹莹白骨一击击向桐花台,而这时韩小九的声音自林中传来:“姐姐,孽族血肉都被地下白骨吞噬了。”

正在阻击承天的韩穆薇闻言,神识自空间一掠而过,只见地上孽族尸身都已成了灰骨,承天张狂的笑声响彻小空间:“哈哈……”

韩穆薇大怒,一面镜子忽现在其眼前,她看到一长相与她一模一样的姑娘被承天摁在桐花台边,掏了心脉,鲜红的血浸湿了桐花台,跟着画面一转,同样的命运再次重演。

钟珠珠紧缠承天,而沐尧则灭杀那些不断从枯木梧桐下爬出来的白骨,颜汐和金琛不管那些孽族尸身会不会再遭吞噬,仍然在奋力击杀,韩小九配合着小天菩刮菩藤。

赶至枯木梧桐林中心的韩穆旸,招出境心,将其打入钟琼衍神府,后闪身到隐身玉符已被击碎的韩穆薇身侧,左手一拨,镜子朝外。钟琼衍蓦然睁开双目,化作一道流光卷起跟钟珠珠缠斗的那团水就冲入韩穆旸跟前的溯洄镜中。

钟珠珠和盛棂顿时色变,前者立马跟上,后者脱身不得,小天菩趁机化成菩藤拴住盛棂的脖颈,后拖拽着他飞速地盘旋在枯木梧桐林上空。

盛棂双手紧抠菩藤,咬牙发力,这时小天菩的哽咽声在其神府之中响起:“孽菩,你可知因为你,天菩一族几乎全族尽灭,而现这天地间就只剩你我了?”

盛棂眼中闪过痛色,但仍不放弃活的机会,小天菩更加用力紧箍,恼恨道:“你就别做梦再想回本体了,我不允。”

很早很早,在遇到柳云嫣那时,她就猜到有这么一世或是两世存在,虽然心中清楚那姑娘不是她,但也不成想两世都是一个结果,脑中回荡起无盐前辈的话,“天刑三聚首,暖阳照桐林,枯木逢春生,神兵亦归来。”

韩穆旸见他姐没事,便立马去助也已现了身形的沐尧除白骨,而这些白骨都是曾经生存在这处节点中的生灵。

“天刑三聚首,”韩穆薇忽的扭头看向镜面,见身着战甲的琼衍老祖与承天在镜中大斗,后立马腾空冲向节点至高,汇聚天地规则之力双手持戟对空唤到:“韩小九……”

正在趁机活剐盛棂的韩小九闻声,破空掠向桐花台,一双猫眼再现金瞳,不待韩穆薇逼近,就寻到了桐花台上禁制之眼,短粗的手指一点,后赶紧后掠,于此同时大吼一声:“撤……”

沐尧和韩穆旸瞬间闪离桐花台,林中颜汐、金琛均对韩小九极为信任甩开孽族跟着后撤。

韩穆薇不断地汇聚天地规则之力,而桐花台下的钟晓则快速地散出近年来凝聚的金色梧桐叶,浓郁的天地规则之力像是受到召唤一般,纷纷涌向韩穆薇。

近了,韩穆薇将天地规则之力驱于戟头,龙战戟银色的戟头变得金光耀耀,直击韩小九点明的禁制之眼。

轰的一声,桐花台上万千重禁制瞬间被全数触发,凌厉之气自禁制之眼向四周迸射而出,顿时桐花台方圆百里一切被碾灭成灰。

静坐着的钟晓眼神一暗,还差一点力,其右手两指一挽,两枚金色梧桐叶立时形成,后聚力掷向禁制之眼。于此同时,韩穆薇双目紧缩,咬牙不敢泄气,奋力下压,咔咔声传出,禁制之眼出现了裂缝,而那两片金色梧桐叶已经逼近。

哗啦……

就在这时溯洄镜破,承天冲出溯洄镜攻向韩穆薇,钟琼衍闪身而至截下承天,只是承天似早知会如此一般,蓦然一笑,只见桐花台禁制之上忽然出现一滴银色的水滴,钟琼衍大惊,回手一挥,承天趁机全力一击向钟琼衍丹田。

咔嚓……

禁制破,于此同时钟珠珠忽闪而至挡在了钟琼衍身前,嘭一声,其肉身自丹田开始龟裂,钟琼衍神魂剧痛,钟珠珠用完好的右手一拳击向承天,承天大笑再次化成水,沐尧迎上一剑,只可惜断水不绝。

韩穆薇掉落桐花台时,瞥见那一幕心头钝痛,几乎是目眦欲裂,竭力翻身向上掷出聚魂灯:“保住她肉身。”

沐尧放出桃无盐的那副紫晶棺,后和韩穆旸一前一后不停地削承天化成的那团水,他们已气恨至极,而承天仍毫不在意地大笑:“愚人啊……哈哈……本帝是不死的……哈哈……”

在最后一刻,钟珠珠想要解除魂契,但钟琼衍不允,他答应过不会再抛弃她,神魂上的剧痛不敌心痛,抱着肉身破碎不堪的女儿,双目赤红:“珠子,你等着爹,爹很快就到。”

“不……不,”仙帝全力一击,钟珠珠已气若悬丝:“活……活着……想……想做亲生……女……”

韩穆薇见着桐花台下之人,就已确定是钟晓,再次汇聚天地规则之力,奋力一戟斩向锁龙链,火花四溅,但也仅仅在锁龙链上留下个不深的痕迹,见此招不行,立马腾空向上后返身而下,戟头直刺锁龙链的连接处,后全力下压。

钟晓手持另外一端用力拉离,韩小九出现在韩穆薇的身旁,推了推韩穆薇:“姐姐,你把龙战戟□□,手拉另一头,我来。”

一滴汗滴落,韩穆薇立马依言行事,和钟晓各拉一头,反向用力,韩小九猫眼盯着被龙战戟戳凹进去的地方,舔了舔爪子,后跳起一下接着一下地挥舞爪子,顿时激起连连火星。

桐花台外,承天已经听到了声响,顿时变得有些不耐,甩出两滴水分别向沐尧和韩穆旸。韩穆旸右手一招,水未能凝成镜子就入了他掌,后将其掷出,一击向承天;沐尧左手无剑,但轻轻一拂,剑气出,击碎正在凝结的水镜。

钟珠珠闭上了双目,神魂碎裂四散,早就候在一旁的聚魂灯灯芯立马亮了,开始捕捉、汇聚钟珠珠零碎的龙魂。

林中颜汐和金琛已经杀红了眼,他们死了一个可敬的前辈,而小天菩则一边大哭一边狠撕盛棂枝叶,将他朝着枯木梧桐林边缘带去。

钟琼衍把钟珠珠放置到紫金棺中,后看向承天,溯洄镜中走一朝,他已经知道承天的命点了,收回天魁战戟,带着紫晶棺凭空直上。

盘坐在桐花台对应的上空至高点,他闭目开始运行《天刑神语》,召唤此处的天地规则,这里原是一方即成的小世界,但因轮回被剥离,便成了如今这般,现召唤天地规则,静待轮回归来。

承天见状立时便知钟琼衍要干什么,再次显出身形,掷出万千冰针,他要钟琼衍死。

沐尧瞬移而上拦下冰针,韩穆旸用雕鹏玉骨枪一次又一次地划过承天肉身,但竟如之前一般不能伤其分毫。他左手对空一招,境心归来,正准备凝结境域,承天突然双手向上运势,挂在枯木梧桐上的水镜立时离枝。

癫狂的大笑再次响起,韩穆旸瞬移向前将境心凝成境域,想要布在钟琼衍周遭,却被钟琼衍拦住:“孩子,不能布境域,”布了境域他就不能召唤天地规则了。

什么?韩穆旸闻言立马收起境域,只得和沐尧一前一后,不让那些闪着银光的冰刃靠近,钪钪声顿起。

承天见他们终于都有事做了,双目一凛立马闪至桐花台,只是其将将到就闻啪一声,一抹金色自桐花台下冲出,“尧儿,桐花珮,”音未落一枚金光闪闪的桐花珮自沐尧神府飞出。

一卷发凤目身高七尺的青年男子右手一捻,五枚金色梧桐叶立时被掷出。嘭一声,承天被击离桐花台,桐花台下韩穆薇和韩小九现已力竭,正在极力恢复。

青年男子正是钟晓,再见金色桐花珮,左手一捻,一朵金色桐花成,飞向玉佩,其双目始终看着承天:“你不是一直都想要知道本座炼制的第三处秘境在哪吗?”

“钟尧日,”承天不喜欢仰视他人,凭空而上,垂在身侧的双手一翻,手心向上,溯源、溯洄二镜分别出现在左右手掌之上,不断地转动着,枯木梧桐林中横生狂风,一滴滴银色水滴迅速汇聚。

就在那朵金色桐花融于桐花珮的瞬间,钟璃予韩穆薇的那枚桐花珮顿时冲出空介石耳钉,投向金色桐花珮,只一息两枚玉佩就融为一体,钟晓盯着承天的那两面镜子,勾唇一笑:“尧儿,”同时右手一挥,金色桐花珮飞向沐尧。

沐尧横扫一剑,得一片净空,后腾空而上,双手持剑柄一剑下劈,随着一声凤鸣,金色桐花珮被拦中劈开,一道明色激射向上。

承天双目一紧:“天刑剑,”立时准备凝合二镜,钟晓神念一动,天刑剑出现在手中,一剑横扫,承天下意识地后退,正要凝合的二镜被拦中截断,掉落在地。

“呃,”承天心头钝痛,双目瞪得滚圆盯着地上被破的二镜,只见一缕绿色自镜中飞离。就在这时,桐花台下,韩穆薇突然睁开双目:“轮回归位,”闪身消失。

承天受伤,盛棂自是不好过,小天菩将他甩离化作流光冲向枯木梧桐林中心,盛棂大骇:“不好,”紧追在后。

只瞬息韩穆薇就出现在承天身后,同时小天菩回归本体,五指成爪一击入承天丹田,一把抓住承天灵根后极力向上拔,嘶声烈吼:“啊……”

“不要,”盛棂想要回归本体,但其将将赶至承天跟前就顿住了脚,同时韩穆薇拔出了承天的灵根以及缠在灵根上的天菩,掏了出来,灵根立时消散,只一株碧绿菩藤在手中,她赤红的双目看着盛棂,右手用力一握,菩藤归为泥。

盛棂的脚已归于尘埃,他望进承天没了光泽的眼眸,轻语道:“不要再欺骗,”尘埃随风离开。

“我……不,”承天现感觉极为无力:“本帝……输了?”不,不可能,“对,没输,”他还有不灭的神魂,只是这想法一生,他就听到咔咔声,只十息一缕金色日光洒落在其身,一道浓黑的灭神天罚直击而下,贯穿天灵,神魂俱灭。

韩穆薇蓦然大睁杏目,仰首上望,只见包裹着这处节点的壁垒在迅速剥落,泪涌出眼眶,众人看向盘坐壁垒之下的钟琼衍,不知何时,其生机已断。

沐尧立马带着聚魂灯去捕捉他将要消散的神魂,钟晓双手快速结印,取出一滴心头血,驱使那滴金色血液沉于聚魂灯,汇聚曾祖神魂,韩穆薇则冲向半空,接住一人一紫晶棺,呜咽出声:“呜呜……”

在承天泯灭的瞬间,上界神魔之眼外孽族手中水镜全数消散,顿时战力大减,戊量仙帝领着众人仅用了一月便将未逃离的孽族灭杀。

十年后,上界渐渐归于平静。这日天阴沉沉的,以钟晓为首的天刑一族均着素衣,来至神魔之眼。

紫萱亲手在伏魔九宙祭台中心将一株只有一尺高的净魂九息树种下,后盘坐在旁看着韩穆薇:“放心吧,我会守着这株净魂九息树直到它生机不断。”

一身素净的韩穆薇单膝跪下,拱手行礼:“多谢。”

自枯木梧桐林一战,已经过去十年,珠珠姑祖为护他们身陨,琼衍老祖将生机献祭予月牙小界的轮回,承天没了天菩遮掩神魂,遭了天罚,现上界目前算是平静了。

“这一切都是我应该做的,”紫萱眼中含泪:“他们都在等你,你赶快请圣萦神君的遗骸上去吧,”天刑一族生来尊贵,但却活得太难,做为草木仙她亦有心,深敬之。

“好”

韩穆薇带着梧桐棺一步一步走出伏魔九宙祭台,钟晓领着天刑一族和凤沐氏族朝着棺木行三拜九叩之礼,后和韩穆薇在前,沐尧、戊量在后抬着圣萦神君的棺木踏空向上。

钟懿夫妻和钟璃夫妻抬着钟琼衍的棺木紧随其后,韩凌音一家三口与韩穆旸则抬着钟珠珠的雕龙金棺跟在最后,凤沐世遗领着钟氏及凤沐氏族跪拜相送。

“啊……悟……吾……”

来自始源之地的悲鸣渐渐响起,天开始飘雨,上界万仙皆知又有天刑神要回归金梧了,纷纷俯首相送,默默祈愿天地安和。

韩穆薇、钟晓一行抬棺走了九百九十九年终至始源之地的万丈金梧下,他们放下棺木,跪拜叩首,后将棺木打开,三朵金色桐花飘落金梧枝头,分别飞向棺中二神一龙的眉心处。

在金色桐花融于眉心的同时,他们化为流光归入金梧,韩穆薇一行再次跪拜,就在他们将要起身之时,咔嚓一声,一道神旨降落钟晓之身,沧桑男音在世人神府响起,“天刑上神尧日……尧日……”

上界万仙皆大惊,这道神旨降落,便意味着日后再不会出现天刑神隐之事。韩穆薇笑了,脑中闪过爷爷的身影,一滴清泪落下,那是天道献祭的轮回,俯首叩拜。

钟晓郑重接受神旨。

万年后,上界安和,下界昌平。不过韩穆薇自家却不得平静,夜半三更,一个鬼鬼祟祟的黑衣人潜入天刑神殿,熟门熟路地靠近一处小殿,将将想要推门进入,一股寂灭寒意袭来,黑衣人立马后掠。

红衣沐尧持剑出现在殿门前,双眉紧拧冷声斥道:“滚……”

黑衣人鼻子一捏,憋闷地走了。韩穆薇自正殿行来,幽叹一声:“这是今年第一百零七拨了。”

沐尧闻言很是郁闷,收起凤鸣剑,伸手握住妻子的手,后推开殿门,走到摇篮旁,看着摇篮中睡得正沉的闺女,面上和煦如春风:“我明天回趟族里,让他们消停点,别总想着偷走涵涵这种不可能的事。”

“对,”韩穆薇轻轻戳了戳闺女的小肉脸:“这可是我怀了近两千年的娃娃,为娘的还没腻,怎么可能让给他们带?”

“我会让他们向沐畅学习的,”沐尧盯着他闺女,眼睛眨都不眨。

提到沐畅,韩穆薇就不由得苦笑:“童童说再也不生了。”

沐畅想着闺女,结果一胎来了两小子,其当时就想把娃娃打包送去坤氏老族长那,韩穆童借机与他“大吵”一架,跟着理由充足地宣布不再生娃,让沐畅就守着两小子。

“两小子也够了,”沐尧揽着妻子:“我们也够了,”涵涵生来便是仙胎,一落地已是玄仙,尘微在怀她时,算是吃足了苦头,他不想她再辛苦。

韩穆薇依在丈夫怀中:“好,不生了。”

这时凤沐涵小姑娘窝了窝小嘴,开始吮吸,小舌头一裹一裹,韩穆薇笑了:“这是饿了。”

沐尧赶紧将她抱起,牵着韩穆薇去往后殿。而此刻韩穆薇神府中的小天菩正在用心地编织小草帽,蹲守在一旁的星星点了点草帽顶:“这里可以编一朵桐花,涵涵肯定喜欢,”圣萦最喜桐花。

小天菩立马应道:“好。”

百万里之外,新晋南山海仙帝琮渊将将两千岁的独子琮擎今得一女,此小女儿生来手握一片金色龙鳞。

守在产房外的琮擎接过女儿,心中欢喜不已,但竟不自禁泪流。琮渊仙帝大喜不已,凑近就想去亲亲孙女儿,结果被亲儿子一把推开,“爹,你一脸硬茬胡子会扎到我闺女。”

而就在这小女儿落地之时,一银发桃妆男子出现在南山海边,看着东方红日,轻语呢喃:“珠子,此生能为他亲生女,你欢喜极了吧?”

※※※※※※※※※※※※※※※※※※※※

谢谢大家的支持!!!!这本书就这么完结了,谢谢大家一路来的支持!!!!鞠躬!!!!大幅的番外可能不会写,但小幅的小剧场明日会有补充,大家可以给作者君流言,想看谁的,我尽量满足。

喜欢(穿书)土系憨女请大家收藏:(www.ts108.com)(穿书)土系憨女天神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穿书)土系憨女最新章节 - (穿书)土系憨女全文阅读 - (穿书)土系憨女txt下载 - 木木木子头的全部小说 - (穿书)土系憨女 天神小说

猜你喜欢: 特工狂妃:拐个王爷乱天下我男人是坏蛋农家小辣妻盗妃逆天下:邪王宠妃成瘾(快穿)阴曹地府还贷录异能小娘子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凡女仙葫邪王强宠:废材毒医大小姐一仙难求栖梧潸潸映弦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幽岚传奇gl(原名:奸商传)女主一心证道神路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保卫国师大人仙灵图谱狠萌天帝成长记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尊帝宠妻:萌萌七小姐要逆天兽妃难宠:陛下,求放过半劫小仙清女传爆宠毒妻:娘亲要翻天农家小寡妇
完本推荐: 天家农女:撩倒冷魅战神全文阅读恰似寒光遇骄阳全文阅读修真者在异世全文阅读仙界归来全文阅读邪尊至宠:鬼后倾天下全文阅读系统重生:首席鬼医商女全文阅读末日重生全文阅读重生七十年代:军长,强势宠全文阅读傲剑蛮荒全文阅读天王全文阅读神医灵泉:贵女弃妃全文阅读龙组兵王全文阅读无限动漫录全文阅读盛宠之嫡女医妃全文阅读至尊逍遥神全文阅读异世傲天全文阅读位面成神之虚空戒全文阅读丹警全文阅读他敢撩教练[电竞]全文阅读牛气冲天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从现在开始当渣男龙傲武神穿到民国吃瓜看戏游戏之狩魔猎人甜妻来袭:BOSS,别闹!万古界圣史上第一密探网游之止戈三国大夏纪都市之无上医神重生妖女策天下绝品小神农嫁入豪门77天后第一序列法爷的英雄联盟快穿反派不好哄玉玺记天神诀降智女配,在线等死[快穿]军婚蜜恋在八零我重生到了地球斗破之再世炎帝快穿法则:腹黑男神,强势宠奶爸戏精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没出息的庄先生承包大明寒门状元豪门崛起:重生校园商女伯爵大人有点甜

(穿书)土系憨女最新章节手机版 - (穿书)土系憨女全文阅读手机版 - (穿书)土系憨女txt下载手机版 - 木木木子头的全部小说 - (穿书)土系憨女 天神小说移动版 - 天神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