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天神小说 >> 龙图案卷集 >> 【箫】

展昭他们去找沈雁,问话途中却被不明的偷袭者打扰。

然而……受到惊吓后的沈雁彻底地陷入了混乱的状态,同时,众人意外地在沈雁的背上,发现了一个诡异的纹身。根据之前林霄描述的,他父亲林子汶身上的纹身来推断,沈雁身上的纹身,应该跟林子汶后背的是一样的,或者稍有不同。

因为这三头金陀完整的是有三个头,林霄表示他爹的那个纹身只有正中间的那个头,肩膀两边是空的。而此时,众人看到的沈雁背上的那个纹身,右边的脑袋在,左侧和中间是空的,于是……更有可能是一套吧!

展昭看着语无伦次的沈雁,皱眉,走上两步,伸出双手,在沈雁的耳边“啪”地拍了一声。

沈雁猛地一个激灵,就觉得耳朵嗡嗡直响。

展昭是用了内力拍的那一掌,这会儿,沈雁应该暂时失聪,什么都听不见。

沈雁瞬间眼前就是一黑……等他明白过来,四周围也安静了下来。

渐渐的,沈雁回过神,除了耳朵稍稍还有些耳鸣之外,人倒是恢复了正常。

公孙好奇,展昭这是什么本事?

白玉堂和赵普则是明了……展昭因为继承了殷候的血统,对于内力的控制比一般人要强,殷候可以自如地运用内力制造魔音诀、魔王闪,原理就是将内力转化成其他的形式,通过声音或者是光、震感等等,来影响他人。

沈雁刚才心智迷乱,已经陷入失控状态,展昭等于是用内力制造出来的声音,将他震懵了,等他再苏醒过来,自然也就从迷失状态中醒过来了,的确是有效。

沈雁呼吸还稍稍有些急促,满头大汗。

两个影卫将他扶起来,让他坐在椅子上。

展昭看了看那个空的盒子,瞧了白玉堂一眼——你猜他丢的是什么?

白玉堂莫名就想到了王小胖刚才跟他俩说的,谢意亭当时丢了东西也是失魂落魄,没准丢的是一幅画,于是……沈雁丢的也会是一幅画么?

“你丢了什么?”赵普好奇问。

沈雁低着头,良久,道,“画……”

“什么画?”展昭问。

沈雁抬起头,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盯着展昭看了一会儿,随后自言自语,“这么说……谢意亭不是因为赃物有问题而招来杀生之祸的?是我想错了?”

展昭想了想,道,“谢意亭也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貌似也是一幅画。”

沈雁愣了愣,随后不解,“谢意亭怎么会有画……难道他也有?那就难怪了……”

“难怪什么?”

见沈雁欲言又止,展昭可是紧追不放。

“子汶呢?”沈雁问,“你们刚才来就问我关于子汶的事,是不是他出了什么事?”

展昭看了看白玉堂。

白玉堂揉了揉眉心,觉得听着有点累,能不能一次说明白了?

“林子汶十年前就死了。”展昭开口。

沈雁一愣,满脸的震惊似乎不敢相信,随后低下头,神情之中流露出的悲伤不似作假,于是众人推断——他与林子汶应该还是朋友。

展昭问,“你原名沈博涛,后来改了名字与家中断了联系,为什么?”

沈雁有些无措,“我……过去干过些不好的事情。”

“沈雁。”展昭道,“我不管你过去干了些什么,到目前为止已经死了很多人了,你最好是有什么说什么,比如你和林子汶背上为什么都有这纹身?又比如说你们跟金家老宅什么关系,还有,你丢的是什么画?为什么那么重要?”

公孙等人都舒了口气,对啊,一次说明白不行么,吞吞吐吐!

“我背上纹的……”沈雁终于是开口,“子汶背上也有一个。”

“既然有三头,那表示还有一个咯。”赵普问,“还有一个纹在谁背上了?”

沈雁看了看众人,困惑,“三个头?”

众人皱眉,他是不知道,还是有意隐瞒?

展昭示意他从头开始说,把知道的都说出来。

“我与子汶都是杭州府的,很小就认识,一起考上了太学,结伴来开封。”沈雁开始从头说起,“我生活很穷困,父母早逝寄人篱下,家中兄嫂都是白眼相加,我能来太学上课,多亏了子汶给我的画。三幅画,一幅是念书期间的所有费用,一幅够我殿试之后置备房产,在开封住下,最后一幅,我用它换了太师几句美言,进了元庆书院,到了今天小有成就,可以说我的一切都是子汶给我的。”

展昭等人微微皱眉。

“林子汶当年,为什么不念太学就走了?”白玉堂问。

沈雁叹了口气,道,“子汶才学胜过我百倍,如果留在开封念书,他日一定会出人头地,我们入开封的时候也是雄心壮志……然而,天不遂人愿。我们两个土包子刚到开封,就与几个太学的学生发生了冲突,后来还闹到了衙门。对方有权有势,衙门偏帮。子汶一气之下,就留书说,要与这种人一个书院念书,他宁可不念,于是不辞而别了。”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

公孙托着下巴,“脾气比我还大啊……”

赵普问公孙,“这情况若是换了你,你怎么办?”

公孙一挑眉,“当然留在太学念书了?凭什么要我走,对方才是人渣好不好?我就偏偏留在太学压他们一头给他们添堵。”

众人哭笑不得。

展昭问,“你会带着小四子念太学?”

公孙笑眯眯,揉着自家儿子的屁股,“那不一样,有了小四子还念什么太学啊?给当宰相都不干!没那个闲心了!”

小四子搂着他爹的脖子蹭脸。

“其实子汶就这么走了我也觉得很反常,不像是他的性格。”沈雁道,“我念书的时候,前几年和他还有些书信来往,他说已经娶妻生子,日子过得很好,让我不必挂念。他也建议我留在开封别回去了,说我家里几位兄长争产打得头破血流,建议我还是别回去了,索性断了联系,我也听了他的话,渐渐的,就没书信来往了。”

“说了半天,你俩背上的纹身究竟怎么来的?”赵普问。

“是我们小时候一次偶遇,换来的。”沈雁道,“大概三十年前,那时候我们才十三四,因为都是父母早逝,所以经常在一起,为了能赚点银子,到处给人帮忙干活。那段时间,我们在码头的几间仓库做短工,帮忙记录货物和结算账目,每天要忙八九个时辰。”

“有一天,码头靠岸了一艘古色古香的黑船。”沈雁继续说,“那艘船很大,且气派非凡,船头有三个黑色的蛇头,看起来有些妖异。那艘船停在码头之后,也不见有人运货,不见有人上下船,就那么静静地停靠着。当时很多码头的船工都在议论这艘船,说可能是海外其他国来的,反正肯定不是中原的之类。我和子汶当天深夜算完了账,本来想走了,出了门,就看到了不远处的这艘大船。当时我俩也是太小,不知道天高地厚,就想上船去看看,大不了被人发现了撵下来么,最多挨顿揍。”

众人听着都忍不住挑眉——你俩书呆子倒是胆子不小。

“我俩就这么悄悄溜上了船。”沈雁道,“那船上空空的,也没人把守,看着似乎是船上的人都已经下船了,船舱锁着,我们从船舱一扇破掉的窗户里往里望,黑漆漆的也看不清楚,就看到了许多的箱子堆积在那里,有大有小。我觉得有些不妥,心说别是运私盐或者买卖古玩的,那可不是挨顿打那么简单了,没准会丢了性命。可是子汶胆子特别大,他好奇心也重,撬开窗户,就翻窗进去了。”

众人都替这俩书呆子捏把汗,没听过好奇害死猫么?

“我们进去之后,发现那些盒子都很重,于是打开了一个,就见盒子里有一尊金佛。”沈雁道,“金光灿灿的做工精巧,一看就价值连城。又看了看其他箱子,里头都是金子做的佛像,虽然说不上来是什么佛,或者什么弥陀,但是看得出价值不菲。咱俩当时还挺纳闷,怎么这么贵重的货物就这么仍在船上了,也不找个人看一下。”

众人联想了一下白府的库房,不止没看守,而且管你金子银子就跟石头那么堆着……大概是有钱,所以任性吧……

“我们本来准备放下金佛赶紧跑的,因为这要是被人发现了没准说我们偷盗呢,那不糟糕了么!”沈雁说着,皱眉,“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远处有个大箱子里,突然发出了‘嘭’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里头动。这夜深人静的,那一声吓得我俩一哆嗦。我手上正拿着准备放回去的一尊金佛,被这动静吓得一撒手,就听到‘呯’一声,你们猜怎么着?”

众人都眨了眨眼。

“掉在地上那尊金佛摔碎了!”沈雁苦笑。

赵普皱眉,“金子摔碎了?”

展昭看了看白玉堂,白玉堂也摸下巴——难道跟那天金家老宅地下挖出来的金佛一样,是假的?

果然,就见沈雁一摊手,“那金佛是假的!外头镀了一层金,里头是石料,摔得那叫一个碎!”

众人彼此对视了一眼——沈雁口中那批假金佛,跟金家老宅地底找到的那些,有联系么?

“我俩当时想,糟糕了!这帮人估计是卖假货的,还是假金子,总之这架势不宜久留,赶紧就想溜……可是还没跑,远处的箱子又响了几下。”沈雁道,“这回我们看清楚了,那箱子在动啊,里头关着什么活物呢!”

众人都觉得离奇,继续听沈雁讲。

“那箱子看着跟口棺材差不多大,或者那根本就是口棺材也没准。”沈雁接着说,“我就想拉着子汶赶紧走,但是子汶就跟着了魔似的,非要打开箱子看看。”

展昭扶额,这时候应该干的是赶紧走然后去报官吧?

“我们过去,发现那箱子被锁住了,但是箱子旁边摆着个小盒子,于是打开一看……里头有一把钥匙。”沈雁道,“子汶拿着钥匙……打开了那把锁。”

公孙皱眉,“真的打开了?”

沈雁点头。

“然后呢?”

“然后……”沈雁说着,伸手揉自己的脸,“箱子里边趟这个人,一身黑衣,脸色惨白,双手交握放在胸前,胸前摆着一根长箫。

众人皱眉——箫?

“那人面色和唇色看着像是差不多已经死了。”沈雁道,“子汶就想伸手去摸一下他的脖颈看有没有脉,他却突然一睁眼……”

众人都不做声,小四子从公孙怀里爬到赵普怀里藏起来,这是他听可怕的事情时的习惯。

“正在那时候,船舱外传来了脚步声,似乎是有什么人匆匆跑来。”沈雁继续说,“我和子汶一惊,那人却突然往外一窜,我当时真的没眼花!他肯定不是人!”

白玉堂皱眉,“不是人?”

“他就这么平躺着,然后起来了……随后双手一抓我俩的肩膀,疼的啊,骨头都要碎了……”沈雁直摇头,“后来他带着我俩飞了出去,冲破了窗户……我被窗户撞了一下,晕了过去。”

众人都摸下巴——这遭遇很是离奇啊!那人估计不是什么鬼怪,但是功夫很好就是真。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躺在一条小溪里,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子汶就坐在我旁边的一块石头上,发着呆。”沈雁道,“我想起来,却觉得全身酸痛,尤其是后背啊,疼得跟受了多重的伤似的。”

展昭问,“你背上有纹身了?”

沈雁点头,“我也当时觉得很痛但是也没往纹身那块想,伸手摸了摸也没流血。子汶就坐在我对面闷声不响的,问他出了什么事,那个怪人呢?子汶就说已经走了,不过……我看到子汶手上拿着那根长长的箫。”

展昭皱眉,“那个黑衣人呢?”

“我也问了,子汶跟我说,他已经走了,留下箫给他,说是谢谢他们救了他。”沈雁说着,皱眉,“但是子汶心事重重的,我看得出他应该只是编了两句话搪塞我一下。不过我也没多问,能保住性命就不错了……然后我起身,刚站起来,就感觉怀里有东西,伸手拿出来,是一个卷轴。”

众人都皱眉——卷轴?

“我打开看,卷轴上是一幅画。”沈雁接着道,“画的是雪景图,很好看,画风跟子汶的几乎一样,当时我还以为是子汶画的呢,但是没落款,于是不解。”

展昭和白玉堂都想起,林家的画风似乎是代代相传的,这画卷如果不是林子汶画的,那估计是他亲戚画的吧?

“不止我手上有一卷画,子汶手上,也有一卷画。”沈雁道,“而且我的画和他的画还能拼接到一起,看得出来,是从一整张画里裁剪出来的两段,看着应该还有其他的画。当时我打趣问这也是那人留下来的谢礼么?谁知子汶忽然神情吓人地跟我说,这幅画,一定要藏好,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有,无论多穷困都不能拿出去卖,总之不能见天日,一旦被人知道这画在我俩手上,我俩的性命,也就丢了!”

白玉堂疑惑,“画的究竟是什么?只是普通的雪景图?”

“嗯,是雪中庭院的图,画得非常传神,但是也不知道是哪里的庭院,看着不像是现在的建筑,似乎是古画。”

“古画……”公孙皱眉。

“子汶甚少这么严肃,我也没太在意,就揣着画回家了。”沈雁叹气,“但是回家洗澡的时候,兄长突然问我干吗在身上纹身,还纹那么可怕的图样,我一照镜子,自己都吓了一跳,连夜赶去找子汶,子汶就跟我说,他背上也有一个,还说这纹身要藏好,千万不要让别人看到。我觉得他神神叨叨的,就揣着一肚子怀疑回到家中,进门,却发现画不见了。”

赵普托着下巴,心说尼玛这故事真是峰回路转。

“我到处找,后来听大嫂说,我三叔刚才进过我房间,鬼鬼祟祟就跑了。”沈雁无奈,“我三叔嗜赌成性,经常输得没钱吃饭,到处借赌资,肯定是他觉得画好就拿去卖了,我追去当铺,伙计却说三叔没来,当我回到家里,却发现那卷画卷就放在桌子上,旁边还放着这样的一枚金蛇暗器。”

众人面面相觑,看了一眼桌上的金蛇暗器,难怪刚才沈雁看到暗器这么大反应。

“可谁知第二天。”沈雁道,“衙役到我家来,说我三叔死了。”

众人都一愣。

“不止我三叔死了。”沈雁道,“那天我三叔约了几个好友一起赌钱,连同他三个好友一起,都死在了房间里,都是被人一掌毙命的,赌资一分钱也没少,所以众人怀疑是寻仇,但是有一点很奇怪……”

沈雁没说完,就听展昭问,“是不是其他三人都有赌资,就你三叔没有?”

沈雁点头,“也就是说,我三叔是打算用这幅画做赌资的,画既然回来了,表示杀他们的,就是给我送画来的人”

众人都点头,应该是这么回事。

沈雁无奈,“我当时吓坏了,跑去找子汶,子汶再一次警告我说,这幅画一定要藏好,凡是其他人看到,都得死,这次是我走运,不然的话,我的小命估计也没了……但是我问他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也不说。”

听到此处,众人都疑惑不解——林子汶在隐瞒些什么呢?

沈雁叹了口气,“从此之后,子汶就开始对我特别好,他经常请我喝酒,帮我凑上书斋的费用,那样子,跟欠了我什么似的。我就整天提心吊胆,就想着好好藏好那幅画,千万别被人发现了。我后来断了跟家里的联系,多少跟这幅画也有关。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与子汶也早早断了来往,这幅画一直都藏在暗格之中,没拿出来过,不知道为什么会不见了……”

展昭等人听了沈雁的叙述,都有些疑惑……沈雁似乎并不知道这幅画什么意义,只知道性命攸关要藏好。可谢意亭则不然,根据谢家的丫头说,谢意亭经常独自赏画,那样子跟捧着烫手山芋差不多,这表示,谢意亭是知道这幅画的价值所在的!

白玉堂看了看展昭——按照沈雁的说法,林子汶应该也藏有这样一幅画,那林霄手里有没有呢?

这时,就听沈雁自言自语,“子汶其实是很想去太学念书的,我觉得他离开太学应该不是负气,一定还有别的原因,他不想说而已,可惜……他竟然已经过世。”

众人也不语,林霄说过,他来太学念书是他爹毕生的夙愿,可见当年林子汶离开太学,是逼不得已!

之后,展昭等人起身,带着沈雁回开封府。

边走,众人就边琢磨——假金佛、雪景图、金家老宅、几桩命案,三头金陀、两处纹身……似乎越来越多的线索被汇聚到一起,都能串联起来,都彼此千丝万缕有着联系。然而,这些线索背后究竟是什么秘密呢?千头万绪之中,就是少了一根轴,线索串联不起来。

回去的时候,众人往林萧夫子家转了一下,想去找林霄问一问画的事情。

刚到林夫子家门口,就听到一阵悠扬的箫声传来……

沈雁突然就呆住了,傻站在门口,“子汶来了么?”

众人看了他一眼,不解。

公孙道,“之前听包延他们提过,林萧带着一支洞箫,吹起来特别好听。”

“林霄……”沈雁一愣,随即惊讶,“是子汶的儿子?”

“林子汶跟你提起过?”展昭问。

“不是……他只跟我说有个儿子,没说名字。”沈雁激动,“但是我们小时候经常在一起聊天,子汶说过,他以后要是有儿子,一定要在名字里加个‘霄’字。”

展昭想去敲门,而就在此时……跟在白玉堂身后的幺幺突然一抬头。

白玉堂和赵普也是一皱眉……头顶一阵气息过,有人先他们一步,进去了!

而同时,林霄的箫声也停了。

喜欢龙图案卷集请大家收藏:(www.ts108.com)龙图案卷集天神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龙图案卷集最新章节 - 龙图案卷集全文阅读 - 龙图案卷集txt下载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龙图案卷集 天神小说

猜你喜欢: 快穿之娇妻SCI谜案集(第一部)[快穿]寻找男主黑化的主角你要不得地府全球购TFboys与她的邂逅修真界最后一条龙SCI谜案集(第二部)EXO之美男公寓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成为山神之后[穿书]无限求生道医无限建城[网王同人]博君一笑SCI谜案集(第三部)我开动物园那些年红楼遗梦快穿攻略,黑化女配要洗白[穿书]黑化圣骑士一朝成为死太监小甜饼心有猛虎嗅蔷薇位面交易之原始世界异界领主生活[快穿]爱财如命
完本推荐: 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全文阅读都市逍遥医圣全文阅读超级仙学院全文阅读穿越之农家贵妻全文阅读逍遥小神医全文阅读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全文阅读魂帝觉醒全文阅读豪门暖婚蜜爱全文阅读我们的少年时代之梦想青春全文阅读重生丑女翻身:帝少甜宠鉴宝娇妻全文阅读神级升级系统全文阅读药神毒妃,邪王乖乖缠全文阅读血冲仙穹全文阅读重生当军嫂全文阅读扛着AK闯大明全文阅读娇鸾全文阅读诸天万界反派聊天群全文阅读狂武战帝全文阅读一级BOSS:你结婚,我劫婚全文阅读VIP闪婚:权少溺宠呆萌妻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明天下女总裁的贴身兵王不灭战神如果能少爱你一点重生之财气冲天雷武魔门败类会穿越的道观临渊行从现在开始当渣男秘密的森林帝妃临天神魔大唐之无敌召唤当医生遇上不正经系统天降我才必有用南宋第一卧底美漫之道门修士我夺舍了太阳神偷香高手重生校园做学霸万古最强宗绝世剑神赝太子都市极品医神龙图案卷集·续一剑飞仙星际之全能进化仙界赢家最强医圣

龙图案卷集最新章节手机版 - 龙图案卷集全文阅读手机版 - 龙图案卷集txt下载手机版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龙图案卷集 天神小说移动版 - 天神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