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天神小说 >> 道医 >> 第七十七章

这个问题该怎么回答好呢……

在周锦渊的注释之下, 女生绞尽脑汁, “就是也为了couple……咳, 不, double, 你看,double,双倍的学神啊!”

周锦渊看了看她的书:“可你是学市场营销的吧?”

女生又“呃”了半天,此勉强找到解释:“话是这么说, 但我们学院也没有你们这样的大佬啊,我就跟个风!”

“……是吗?”周锦渊总觉得有些牵强, 但好像也找不到更好的说法了,毕竟上头还是俩人,要说她是暗恋他都不可能。

“哈哈哈哈。”女生干笑几声, 又大着胆子问道, “老师, 容神他们专业好像都去野外采药了,您会不会去探望他?”

女生已经不是第一个问及此事的人了,周锦渊插着兜,冷酷地道:“不去。我去什么啊,他这么大人了。”

他说罢,就转身离开了,自觉十分潇洒。

剩下的学生们在原地面面相觑一番, 小声道:“老师还怪可爱的。”

周锦渊差点一个踉跄, 只怪自己耳力太好。

……

“老板, 吃饭了!”邵静静走到周锦渊旁边,提醒他吃饭。

“哦,等一下,我把病案整理完。”周锦渊心不在焉地道。

邵静静有点急,“容神说了,不能拖,待会儿饭冷了怎么办啊!”

周锦渊惊奇地看着他,“你什么时候变他的小弟了啊,到底谁给你发工资。”

邵静静望天道:“那我也不想中毒啊,不听他的,万一他给我下毒怎么办,反正我是怕他。”

其实邵静静属于典型的墙头草,而且因为太多人比他强势,所以他都四面八方倒。

今天跟着周锦渊一起骂秃驴,明天就同着容瘦云调笑周锦渊。

周锦渊伸出两指,邵静静甚至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从哪里弄的,指间竟然夹着一枚长针,仿佛在闪着寒光,“那你怕不怕我?”

邵静静吓得退了一步,“嬷嬷我错了。”

周锦渊吓唬完他,也没心情再拖拉了,收起东西先把饭给吃了。

“嘿嘿,阿锦,一个人在家害不害怕,要我去陪你吗?”容瘦云探头问。作为货真价实的隔壁老容,他就住在隔壁的单人房,串门倒是方便。

周锦渊诚恳地道:“阿秃你有点恶心。”

“我也是看你这两天状态不太好啊,你大老爷是不是没人照顾都不习惯了。”容瘦云自觉很委屈,他可是为了周锦渊好。

“我状态好得很。”周锦渊骂了他一句。

其实周锦渊还真有些不太自然,容细雪出门也三四天了,这段时间小雪在的时候觉得怪怪的,还老想找其他人在场,但小雪走了吧,他又有点魂不守舍。

“这野外少不了毒虫蛇蚁……”周锦渊觉得自己应该是担心容细雪的安全,晚上吃着隔壁饭店送的盒饭,就坐在屋里给容细雪打了个视频电话。

容细雪那边过了会儿才接起来,“哥哥。”

灯光很暗,他们这次的采药点在一个比较偏远的乡下,夜晚住在老乡家里,条件比较一般。容细雪头发还带着水汽,显然是刚洗完澡。信号也挺一般,画面时而卡顿。

“嗯……在野外怎么样?这几天累不累?”周锦渊问道。

“还好,采了不少草药。这里的地形比较复杂,但老师们提前来踩过点了,大家也做好了安全措施,有惊无险。”容细雪道,“地貌和瀛洲还是不大一样,分布的蛇类也不一样……”

他笑了笑,“我们在瀛洲采药时,就被毒蛇咬了。”

“哈哈,对。”周锦渊当然也记得,“那时候年纪不大,胆子却大得不得了,而且我们俩人都被咬,赶紧扎了几针,俩中毒者互相搀扶着往医院赶。因为下山有段距离,我数着毒发的时间,差点以为要一块儿死了,非常内疚没照顾好你。”

快到医院的时候都胸闷了,几乎是爬进去的,还犯恶心,趴在床上开口就自报症状,让他们给自己抗蛇毒抗感染,外加煮什么解毒护肝汤,插手急救……

真把医院的人吓得够呛,没见过这么有主见的急救病人。

容细雪却有些惊讶,旋即才笑了一下,“原来那时候哥哥心里也很怕?可是你处理得很果断镇定,我一点也没有担心自己的安危。”

“……每次你拜华佗祖师,我都在心里想,我只要向你祈愿不就行了。”

“你怎么和那些偷偷拜我不挂科的学生一样。”周锦渊想起之前遇到拜自己照片的学生们,“我可没那么万能。”

“对啊。”容细雪若有所思地道,“我也发现了,有些事祈愿也没用。”

周锦渊总觉得他话里有话,正在琢磨,这时候画面忽然卡了两下,容细雪好像听到什么声音,回头看去,接着就说了句什么。

但周锦渊完全听不清,语音和画面都卡顿得支离破碎。容细雪已把手机放下,匆匆往外跑了。

“小雪?小雪?”周锦渊又喊了几句,十分担心,容细雪很少这么匆忙,肯定是遇到了什么突发事件。

他们现在住山村里,离城市起码一个多小时车程,谁知道会发生什么意外。

可是容细雪连手机也没带,更没听到周锦渊的声音。

到底怎么回事,天灾还是人祸,周锦渊心狂跳,小雪刚才话他琢磨来琢磨去,就是还有什么事求而不得,怎么这么像立了个flag,千万不能上一秒还有遗憾下一秒就出事啊。

周锦渊自己越想越怕,差点找梁月称借直升飞机,平静了一下才想起来,迅速翻学校的通讯册,找到了带队老师的号码打过去。

“喂,宁老师吗?我是容细雪的家长,打扰了,刚才他和我视频通话时忽然离开,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我有点担心。”周锦渊迅速道。

随队的宁老师立刻反应过来,“是周老师吗?没事,他现在和我在一起,刚才是我们有位女同学被蜈蚣咬了,大叫了几声。现在大家已经把蜈蚣抓到,可大了,小臂这么长,我们打算带回去做成药!哈哈哈!”

周锦渊:“……”

看来是他关心则乱了,想来真出了大事,容细雪也不会放下手机。

宁老师不但不着急,语气之中甚至有点兴奋,毕竟城市里很难见到活的这么大的蜈蚣。

蜈蚣也是常用的有毒中药了,含有的有效成分能够止痉、抗真菌,但过量就会引起局部红肿、灼痛等中毒症状,严重者还可出现中枢神经麻痹。

也算这条蜈蚣倒霉,咬谁不好你咬中医大的学生,还是中药专业的。

“那就好,现在被咬的学生没事吧?”周锦渊关心了一句。

“还好,现在被咬的孩子皮肤红肿,我们一位教授正在给她用针灸解毒消肿,她还嚷着炮制的时候要自己来呢。”宁老师说道。

他也是经历太多了,才这么镇定。毕竟每次学生出去,即使做好各种安全措施,多多少少都有类似的意外情况,他们的应急处理能力也被锻炼出来了。

“好。那能不能让容细雪接一下电话。”周锦渊道。

宁老师应了一声,就把手机给他了。

周锦渊还能听到那头学生们把蜈蚣用器皿装起来时的兴奋呼声,然后容细雪大概走开了一些,变得安静,“喂?”

“之前信号不好,我没听到你说什么,打电话给老师才知道原来是有人被蜈蚣咬了,睡之前记得把房间看一下,别还有其他蜈蚣。”周锦渊说罢了,其实都是废话,没必要再让容细雪接,他停顿了片刻,才问道,“你之前说,有些事祈愿也没用,是特指了什么事情吗?”

“是。”容细雪道,他有些意外周锦渊居然会追问,难道是有所察觉。

一种冲动从内心涌起,让他对周锦渊说了一句话,“哥哥……”

“喂?什么?”周锦渊只听那边电流声加重,是模糊听到什么哥哥、你之类的,“你再说一遍,什么?”

那头的容细雪却沉默了一会儿,也不知在考虑什么,只是道:“下次吧,看来信号不太好。”

“……好。”周锦渊迟疑着应下了。

.

小青龙诊所诊室内

“周医生,我觉得好像更平了。”梁月称又仔细摸了一遍胸口,抬头对周锦渊说。

看到周锦渊发呆,他还坚持摇晃了一下对方。

“嗯?”周锦渊回过神来,有一丝无语地看着梁月称,“梁先生,你不要再每天摸那么多次了,药效不可能强烈到每天都产生明显变化的!”

以梁月称的病情,必然是慢慢调整,现在已经有了不小变化,但是一天之内的变化……反正手触肯定是摸不出来。

梁月称挑眉,“但我觉得有。”

每天都有小一点。

周锦渊:“我觉得没有。”

“你怎么知道没有?”梁月称漠然道,“我穿得这样厚重。”

周锦渊不太想理土豪了,他已经算是比较有耐心的医生了,但和梁月称解释一万遍,他都非要不停摸胸口,每次过来就逼周锦渊给他看是不是变小了。

梁月称太有主意了,这大概也是他能成功的特质,可惜放在治疗里就怪让医生烦恼的。

梁月称见周锦渊不理自己,反而更来劲儿了,一把握住了周锦渊的手腕。他或许有雌雄莫辨之美,但力道却不输人,周锦渊练过道家功夫,都没躲过,一下就觉察梁月称绝对也练过。

“干什么,医闹啊?”周锦渊警惕地看着梁土豪。

梁月称抓着他的手往自己外套里面塞,周锦渊赶紧拼命挣扎,他毫不费力地擒着周锦渊,慢条斯理地说:“周医生,来,你帮我触诊一下。”

周锦渊:“……”

周锦渊:“靠,我不啊!放开!你放开我!”

“你挣扎什么。”梁月称冷静地道,“为病人查体不应该么。”

周锦渊试图把梁月称推开,但梁月称占了个先下手为强,他又不太喜欢和病人动手:“你醒醒不好吗?下次我就给你加个祝由术心理治疗!”

两人正在拉扯之间,门忽然被推开了,邵静静嚷着:“老板怎么了?”

他在外头隐约听到周锦渊呼救,心说不对,老板那么凶残怎么可能会呼救,但梁土豪好像也很厉害的样子,便鼓起勇气推门。

谁知一开门就看到老板的手在梁土豪衣服里,邵静静一脸困惑,不懂老板刚才有什么好喊的!

梁月称一见有人,立刻松开手,并整了整衣服,确认不被发现自己的异样。

周锦渊怨气十足地缩回手。

邵静静本来想直接退出去,想了想还是道:“老板,这样还是不好吧……要是容神回来知道了……”

“?”周锦渊:“你在说什么胡话。出去。”

“哦!”邵静静立刻关门了。

梁月称端起了自己带来的古董茶具,喝了一口茶后道:“容同学出门了?”

“学校组织去山里采药了。”周锦渊一脸防备,但梁月称没有继续丧心病狂了。

“是么?”梁月称微微一笑,“看样子,他对你平时的诊疗手法,还是有一定微词?”

“什么微词,为什么要对我的诊疗手法有微词,我手法完美得很。”周锦渊哼哼道,“而且我也不是不想给你检查,老这么去检查会适得其反的。”

梁月称又喝了一口茶,无所谓周锦渊怎么说自己,平静地道:“那是我误会了,毕竟邵静静那么说,我还以为即便容同学也学医药,竟也对爱慕之人接触旁人身体有些不愉快。”

“咳咳咳!!“周锦渊简直被惊吓了,不可思议地看着梁月称。

“……你真是外地人吗?三院急诊科是你投资的吧?”

“没想到你还不知道。”梁月称恍然一笑。他虽然只见过容细雪寥寥数面,甚至没有直接交谈,但以他的眼力,有些事足以洞悉。

周锦渊站起来,难以置信地瞪着梁月称看了一会儿,有点气鼓鼓的意思。

梁月称对他又是微微一笑。

周锦渊:“这个疗程不要钱了,我做公益。”

说罢,昂然离去。

梁月称:“…………”

梁月称难以置信:“周锦渊??!”

.

艾琳娜撩起长发,在合约上郑重签下自己的名字。

签下这份熟悉的新合同,在L市大剧团芭蕾舞团新演出季中,她将再度被晋升被首席舞者。

“恭喜你,艾琳娜。”艾琳娜的老师也在办公室内,抱了抱她,眼中还含着泪。

从艾琳娜还小的时候,在舞团的学校中学习,又被她亲自选拔进入舞团。她就像天生的明星,从一开始就闪烁着璀璨的光芒,生来就为了创造各种记录。无论是舞蹈奖项。还是晋升之途,她刷新了舞团首席舞者的年龄记录。

再然后,她的受伤,陨落,令所有人为之叹息。老师为了她惋惜许久,没想到自己还能看到她再度回来,甚至,顶着重重困难,一步一步,重新登上高峰。

在老师眼里,这甚至比她的少年成名更惊人!让她为之落泪!

“谢谢。”艾琳娜舒了口气,接下来又是新的旅程——

这一次只有她晋升为首席舞者,另有几位成为独舞舞者的,也是一路艰难,但比起艾琳娜的事迹,便黯然失色了。

“给你一直记挂的人打个电话吧。”老师握着艾琳娜的手道,她已经知道了。

“嗯。”艾琳娜走出办公室,一路上,所有人都偷偷看着艾琳娜。对艾琳娜,大家的心情实在太复杂了,她这一路走来,已经没有人能生得出嫉妒了,扪心自问,她们即使有一样的天赋,也没有这样的毅力,书写不出这样的传奇。

视频拨通,另一边的华夏正是夜幕降临。

“艾琳娜?”周锦渊招了招手,“怎么样?”

“周医生,我已经获得了新合约,重新成为首席舞者。”艾琳娜道。

“恭喜你!”周锦渊也喜出望外,“太好了!”

“新的演出季开始后,我的第一场演出,您能来看吧?您答应过的。”艾琳娜身体前倾了一些,显得十分急迫。

周锦渊一听时间却有些为难,“但这段时间,我们的实验离不开我,还有些病人……”

艾琳娜的神情一时黯然,但按捺住兴奋的心情后再细想,却又觉得不意外,周医生的病人越来越多。

对于医生来说,当然是病人更为重要,严格说她已经痊愈了。

“……”

周锦渊看到艾琳娜肉眼可见的萎靡下来,忙道:“你放心,我会尽量想办法,也许第一场看不到,但是……”

“周医生,我会去争取一个参加世界巡演剧目的机会!我记得新演出季有到华夏的安排!”艾琳娜用力一拍桌面,目光灼灼地道,“我一定要让您为我骄傲!”

周锦渊被吓到了,虽然隔着屏幕,但是艾琳娜的神情简直……信念十足。

他干笑道:“……也行。”

虽然他也不懂,到底什么时候说好的一定要他骄傲啊!他只要孩子……不,病人们都好就行!

喜欢道医请大家收藏:(www.ts108.com)道医天神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道医最新章节 - 道医全文阅读 - 道医txt下载 - 拉棉花糖的兔子的全部小说 - 道医 天神小说

猜你喜欢: 快穿之追男神24式穿书之不可说谜木[网王同人]博君一笑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快穿]EXO之误入狼窝快穿之娇妻小甜饼快穿影帝后娘[穿越]异界领主生活[快穿]寻找男主成为山神之后[穿书]一朝成为死太监SCI谜案集(第二部)SCI谜案集(第三部)[穿书]黑化圣骑士[快穿]小衰神的悠闲生活我们这里禁止单身[星际]龙图案卷集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快穿攻略,黑化女配要洗白在星辰中浪[星际]无限求生我开动物园那些年地府全球购
完本推荐: 首席的独宠新娘全文阅读国民老公带回家全文阅读第一狂妃:绝色邪王宠妻无度全文阅读冠盖满京华全文阅读不灭剑体全文阅读乡村美女图全文阅读农家仙田全文阅读阎王邪妻:逆天小皇妃全文阅读重生之侯府嫡女全文阅读大道独行全文阅读一世倾城:冷宫弃妃全文阅读牛气冲天全文阅读天珠变全文阅读苍天剑帝全文阅读血冲仙穹全文阅读史上第一宠婚:慕少的娇妻全文阅读锦绣归全文阅读龙傲战神全文阅读神级升级系统全文阅读妙偶天成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一品容华重生之苍莽人生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诸天万界神龙系统我的帝国无双穿越之医妃不萌我夺舍了太阳神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我和二哈共系统末日轮盘百炼飞升录网游之止戈三国以牙之名玉玺记至尊特工关山纪年未来之最强萌妻乡野村民汉律九域神皇军婚蜜恋在八零都市超级医圣魔临绝品小神农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隋唐君子演义末日乐园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神魔大唐之无敌召唤妖龙古帝

道医最新章节手机版 - 道医全文阅读手机版 - 道医txt下载手机版 - 拉棉花糖的兔子的全部小说 - 道医 天神小说移动版 - 天神小说手机站